亞洲健康互聯
優化產業的推手,生醫商機的GPS!

首頁產業資訊生技報導生技產業恢復死豬大腦的研究 引發應用於人類的倫理思考

恢復死豬大腦的研究 引發應用於人類的倫理思考

來源 : 亞洲健康互聯海外中心
update : 2019/07/10

耶魯大學的科學家開發出一種裝置,可以在死後4小時恢復豬腦中的循環和細胞活動,從而引發將其應用於人類的可能性,而待討論的倫理問題。

《Brain Ex》是一種開源設備,最初基於CaVESWave,這是由北卡羅來納州的Biomed Innovations開發的系統,用於保存研究用或移植的捐贈器官。

科學家用一種特殊設計的化學溶液灌注了豬的大腦,以恢復血液循環和細胞活動,挑戰長期以來對死亡後某些腦功能停止的時間,和不可逆轉性質的假設。他們的研究發表在 417日的《自然 》雜誌,詳細報告於72日出現在《Time》雜誌上。

泰晤士報的文章將Brain Ex描述為「大約八英尺寬,安裝在一個長金屬醫院式推車的架子上......不是一台機器,而是一個單獨的機器集合,每個機器又連接到下一個。在人類的模擬中,脈衝發生器模仿心臟,過濾器發揮機械腎臟的作用,另一部分像肺部一樣為灌注液添加氧氣。」

該研究主要由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腦倡議組織資助,對未來研究的可能性提出了包括人類大腦研究的倫理問題

耶魯大學的科學家說他們沒有這樣的計劃,也沒有公佈照片或Brain Ex設備的確切描述。他們還強調,治療後的大腦,缺乏與正常腦功能相關的任何可識別的腦電信號。

神經科學、比較醫學、遺傳學與精神病學教授Nenad Sestan,在耶魯發布的新聞中說:「大型哺乳動物完整的大腦,保留了先前未被充分認識的恢復血液循環,以及循環停止後數小時某些分子和細胞活動的能力。」

共同第一作者,神經科學副研究科學家Zvonimir Vrselja補充說:「在任何時候我們都沒有觀察到與感知、意識或與意識相關的腦電活動。就臨床定義,這不是一個活的大腦,但它是一個細胞活躍的大腦。」

根據耶魯大學跨學科生物倫理中心主任Stephen Latham的說法,研究人員從未打算將意識恢復到大腦。

Latham說:「每個人都事先同意,如果沒有明確的道德標準和機構監督機制,涉及腦電復甦的實驗不能進行。」

研究人員表示,尚不清楚這種方法是否適用於最近死亡的人類大腦。使用的化學溶液缺乏人體血液中天然存在的許多成分,例如免疫系統和其他血細胞,這使得實驗系統與正常生活條件顯著不同。然而,研究人員強調,未來任何涉及人體組織的研究,或可能在死後動物組織中恢復腦電活動的研究,都應在嚴格的道德監督下進行。

耶魯大學研究人員的工作,促使史丹福大學法學教授Hank Greely、杜克大學法律學者兼倫理學家Nita Farahany,和杜克科學家Charles Giattino撰寫了一篇關於 Sestan研究結果的文章。

他們寫道:「涉及保存或恢復整個大腦的研究,需要新的指導原則,因為用於此類研究的動物,最終可能處於灰色地帶。我們想起了1987年電影【綠野芳蹤】裡的一句台詞『大多數死人和所有死者之間存在很大差異。大多數人死了還活著。』」

從更積極的角度來看,新系統可以幫助研究腦疾病的根源,以及健康和異常情況下的神經元連接。據研究人員稱,它甚至可以幫助醫生找到幫助挽救中風患者腦功能的方法,或者測試針對損傷後細胞恢復的新療法。

研究的共同第一作者Stefano G. Daniele 博士說:「以前,我們只能利用其原生環境以外的小組織樣本,在靜態或大部分二維條件下,研究大型哺乳動物大腦中的細胞。這是我們第一次能夠在三個維度上研究大腦,這增加了我們研究複雜細胞相互作用和連接的能力。」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國家精神衛生研究所功能神經基因組學主任Andrea Beckel-Mitchener補充說:「這一系列研究為推動對腦部疾病的理解和治療提供了希望,並可能引導一種全新的方法來研究死後的人類大腦。」該機構共同資助了這項研究。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臨床中心生物倫理學系主任Christine Grady說,使用腦倡議開發的工具,解開腦損傷和疾病的神秘面紗,是一種道德要求。「我們有責任與研究人員一起思考,並積極主動地解決他們在開啟腦科學新領域時,可能遇到的任何潛在的道德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