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健康互聯
優化產業的推手,生醫商機的GPS!

首頁產業資訊生技報導生技產業快速科學:迅速傳播COVID-19研究的風險

快速科學:迅速傳播COVID-19研究的風險

來源 : 亞洲健康互聯海外中心
update : 2020/02/21
面對新冠肺炎仍在擴散的疫情,與時間賽跑的,除了第一線的醫護人員,還有試圖了解COVID-19的科學家。
 
快速的科學分析如同劍的兩刃,好的研究論文,對於挽救疫情甚至是防範疫情,能提供快速的答案;反之,有缺陷或誤導性的科學會引起恐慌,並可能透過提示錯誤的政策措施或鼓勵冒險行為,而加劇疾病的流行。
 
路透社的一項分析發現,自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至少已有153篇關於COVID-19的研究,包括流行病學論文、基因分析和臨床報告已經發表或,以預印本(Preprint)方式發表。其中涉及來自全球675名研究人員。
 
相形之下,在2003年SARS爆發期間,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才發表了一半的研究。

《柳葉刀》科學和醫學雜誌主編理查德·霍頓說,僅他的小組每天就篩選30至40項科學研究成果,他已增加人力因應。

大多數讀者認為,這些快速科學下研究論文的發表,涉及的所有研究與驗證過程都是嚴格的。疫苗開發商、臨床醫生、診斷人員和政策機構已經掌握了基因密碼、系統樹和流行病學模型,以幫助他們開始著手捕獲病毒並控制其傳播。

但路透社的文章寫道:「其中大部分是原始的」。專家說,由於大多數新科學都在網上發布而沒有經過同行評審,因此某些內容缺乏科學嚴謹性,有些內容已經被暴露為有缺陷或純屬錯誤,因此已被撤回。
 
英國非營利性科學媒體中心的科學傳播專家湯姆·謝爾頓說:「如果發現有缺陷或被大肆宣傳,公眾將不會從早期發現中受益。」 
 
因為要與疫情賽跑,因此許多研究是以「預印本 (PREPRINTS)」的方式發表。

預印本也稱未定稿本。在學術出版領域,預印本是指尚未在需要同行評審的科學期刊上,出版科學文獻的草稿。 作者在寫作完成後,可能在出版之前將草稿預先公開,讓大家閱讀並提出更改建議,並在稍後提交學術期刊進行出版。
 
路透社的分析是在Google Scholar和三台預印本服務器bioRxiv、medRxiv和ChemRxiv上掃描內容。在確定的153篇研究中,約60%是預印本。

預印本可以使作者為科學辯論做出貢獻,並可以促進合作,但未經同行評審,也可以使研究人員幾乎立即獲得國際媒體和公眾的關注。
 
《柳葉刀》雜誌的霍頓說:「有些內容,例如在預印本服務器上放出的內容顯然無濟於事。無論是假新聞、假消息還是散佈謠言,肯定會加劇恐懼和恐慌。」
 
BioRxiv現在在任何新的COVID-19研究的頂部,都增加了黃色橫幅警告標籤標示:「提醒:這些是未經同行評審的初步報告。它們不應被認為是結論性的,不能指導臨床實踐(或)與健康有關的行為,也不應該在新聞媒體中作為既定資訊進行報導。」

路透社的文章以一組印度新德里科學家的工作為例,他們在1月31日發布了研究,指出新的COVID-19病毒與導致艾滋病的病毒HIV之間的「不可思議」相似之處。
 
這項工作遭到了世界各地科學家的批評,並迅速撤回,但已在17,000多條推文中出現,並被25個新聞媒體應用。
 
另一個英國的研究人員向柳葉刀(Lancet)提交的一份文件,該文件稱COVID-19的來源可能是「外太空的病毒入侵」。
 
1月22日網路發表在《醫學病毒學雜誌》上的一項研究,引發了關於中國大陸疾病暴發可能是一種「蛇流感」的謠言。遺傳學專家對這篇論文的發現提出了迅速的質疑。
 
產生快速科學的一部分原因是來自時間壓力。

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傳染病專家埃夫斯塔西奧斯朱蒂斯說:「由於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科學家承受著即時交流其發現的壓力。所有的研究主張都應該由該領域的專家進行嚴格和獨立的審查,但是在COVID-19研究中卻往往沒有發生。」

而時間帶來的另一個壓力是資金。首先獲得科學發現,有利於提高知名度和未來的資金投入,特別是在快速發展的國際疾病爆發的背景下。

《自然》雜誌主編馬格達萊納·斯基珀表示,她的期刊組,如《柳葉刀》(The Lancet's),正在努力選擇和過濾提交的手稿。斯基珀說:「我們絕不會妥協同行評審的嚴格性,只有在對論文進行了徹底評估之後,論文才會被接受。」

一場新冠肺炎疫情,考驗民眾的健康、各國政府與醫療體系的因應能力,同時也讓快速科學在嚴謹與壓力的槓桿兩端擺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