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健康互聯
優化產業的推手,生醫商機的GPS!

首頁產業資訊生技報導生技產業ESHRE 2020:頭髮樣本成功檢測出生物相關的AMH濃度

ESHRE 2020:頭髮樣本成功檢測出生物相關的AMH濃度

來源 : 亞洲健康互聯海外中心
update : 2020/07/06

根據「2020年歐洲生殖醫學會 (European Society of Human Reproduction and Embryology, ESHRE) 線上年度會議」上展示的一項研究海報顯示,頭髮可以觀察AMH 激素的長期積累更有可能反映出個體的平均激素濃度。

簡稱 AMH 的抗穆勒氏賀爾蒙(Anti-Mullerian Hormone),是評估卵巢功能的關鍵指標。儘管美國婦產科醫師學會不建議使用AMH作為受孕諮詢,AMH測量仍經常用於生育力健康檢查。AMH 不受月經週期影響,隨時可以抽血。AMH 反映卵巢內卵子的庫存量,AMH 越高,表示卵子的庫存量越高。

目前,是從血液樣品的血清中測量AMH。血液中 AMH 的濃度,即代表卵泡數(antral follicle count, AFC) 。卵泡數是代表仍儲存在成熟卵巢中的卵子數目多寡,婦女在幼兒時血中 AMH 的濃度幾乎是零,而後隨著青春期後 AMH 越趨穩定,但當年紀漸長, AMH 開始下降,直到卵巢內卵子數目消耗完畢。

會中發表的這項研究仍在持續,會中報告了巴塞隆納與美國研究團隊,對152位婦女的共同研究結果,這些婦女在醫院就診期間定期收集頭髮和血液樣本。使用同一受試者血清中測得的AMH作為對照,將卵巢中發育中的卵泡(AFC)的超音波計數,作為進一步評估卵巢儲備的指標。

結果顯示,在頭髮樣本中成功檢測到生物相關的AMH濃度,並且該濃度隨患者年齡而下降。還可以看到,頭髮能夠檢測到來自相似年齡組個體中廣泛的AMH濃度,這表明其準確性要高於單一血液樣本。荷爾蒙會在幾個月內累積在髮幹中,而血清中的激素濃度會在數小時內發生變化。這組作者解釋說:「因此,頭髮是一種可以在數周內積累生物標誌物的介質,而血清是僅代表目前濃度的急性基質。血液中的激素濃度會隨著刺激而迅速波動,頭髮中測量的激素濃度將代表數周的累積。使用頭髮樣本進行的測量,更有可能反映出個體的平均激素濃度。」

作者群之一的薩塔克·薩瓦卡指出,頭髮檢測是非侵入式的,可以降低檢測壓力並提供更便宜的測定方法,無需去診所就可以進行檢測,從而使這種類型的檢測適用於更廣泛的女性。「由於頭髮可以觀察激素的長期積累,因此這種測量可以更好地了解一個人的激素濃度。而這與基於血液的測定法不同,後者只能在檢測時測量激素濃度。」

到目前為止,雖然有些爭議,AMH在生殖醫學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因此,儘管現在它已成為毋庸置疑的工具,它在預測試管嬰兒 (IVF) 對卵巢刺激的反應中,作為卵巢儲備量度的作用似乎已成問題,但對於將其更廣泛地用作普通人群中女性生育力的量度,人們仍存有疑問。

薩瓦卡表示,在長出的頭髮到達皮膚表面之前,激素已經混入頭髮的基質中,所以可以累積測量激素的濃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