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健康互聯
優化產業的推手,生醫商機的GPS!

首頁產業資訊醫材報導醫材產業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的研究與應用

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的研究與應用

來源 : 中國醫療設備雜誌2021年第5期
update : 2021/07/15
引言
西藏大部分地區地處高原高寒地區,醫療資源缺乏,缺醫現象十分突出,醫療技術水準普遍比較低下[1]。隨著互聯網在中國大陸各行業的廣泛應用,以互聯網為依託,遠端醫療在當地得到了快速發展。當前,傳統的固定式遠端診療中心是西藏多數醫院的現存運行模式,由於受到使用科室數量、時間和地點的影響,遠端診療實用性和便捷性受到了極大的限制,從而導致了醫護人員的使用積極性和遠端診療效率低下,臨床滿意度不高[2]。同時觀念陳舊、資訊化程度不高,缺乏創新意識,與醫院遠程診療發展趨勢極不相稱[3]。為改善臨床遠端診療所面臨的困境,提升醫護人員使用積極性和診療效率,採取移動遠端診療方式是作者任職的日喀則市人民醫院 (下稱”我院”) 利用「移動互聯網+ 醫療」概念的創新模式。

1 我院目前遠端診療中心建設及使用現狀
我院於2017 年9 月在“上海組團式援藏”工作的支援下成立了新院區,並建成了日喀則地區第一所遠端醫療會診中心,目的是與上海對口援建的三甲醫院開展遠端診療業務。2018 年7 月資訊科對遠端診療中心使用滿意度調查發現,遠端診療中心建成使用10 個月以來,醫護人員使用率和整體滿意度不高,尤其是實用性和便捷性方面滿意度低下,經與臨床探討研究發現,現有的遠端診療模式主要存在以下幾個方面問題。

(1)遠端申請流程不規範。臨床醫護人員需要使用遠端會診中心時,一般提前告知資訊科,再由資訊科工程師聯繫遠端診療平臺技術支持公司與上海對應醫院進行對接。資訊科人員在接到申請電話後,往往會由於職責界定不清楚、責任心不強等等狀況造成推諉或忘記等現象,導致後續工作得不到落實[4]。而這種申請資訊無記錄、無跟蹤、無回饋、無結果的狀態,最終只能以醫療科室多次投訴和多個部門參與調解而結束。

(2)系統資訊化相容性不高。現有固定式遠端診療中心資訊化投入較少,既沒有與上海對口支援醫院遠端會診平臺做資料對接,也沒有與本院HIS/PACS 系統相連,導致遠端診療時患者病史、影像報告、檢驗資料等資訊無法實時調取和共用,只能靠醫護人員前期做的PPT 或pdf 版本形式提前傳給專家展示。由於醫護人員臨床業務繁忙,遠端診療前常常需要花較多時間去準備患者資料,這不僅消耗了醫務人員大量的工作精力和寶貴時間,而且患者資料完整性得不到保障,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診療效率和診療品質[5]。

(3)系統使用受多方面因素限制。遠端診療中心使用需通過平臺運營公司技術人員與上海援建醫院進行對接,由於受科室數量、使用場地和時間等因素限制,臨床科室往往無法正常開展遠端診療,只能擇機或有選擇的進行,再加上遠端診療專家自身工作行程安排原因,導致一些科室原本有計劃開展的遠端診療只能推遲或取消。

2 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建立及流程優化
鑒於原有的遠端診療模式存在的問題和缺陷,我院從臨床實際需求出發,結合“移動互聯網+ 醫療”技術,探索並構建了以便捷臨床科室使用為中心的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同時優化了移遠端診療申請流程。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的申請和使用業務流程如圖1 所示。

圖1 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申請和使用業務流程圖

2.1 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
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由合作公司共同進行開發,共10 台。系統採用高清顯示幕、高性能拾音器及高清傳輸設備等,來保證遠端高清視、音訊通訊,滿足雙方對高速率、高品質、高穩定性的資料通訊需求[6]。同時醫護人員手持移動端與醫院業務系統對接後,通過網路即時、高速、清晰的共用病人資料給專家用戶端。移動控制設備採用三輪設計和“不倒翁”技術,同時具有自主導航+ 避障技術,並配備手持移動控制終端。軟體平臺基於 B/S 架構開發,方便後期的部署、維護和升級[7]。整個系統功能由醫護人員移動手持端、機器人視頻交互、用戶端和後臺管理四個方面組成。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功能組成見圖2。

圖2 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功能組成

2.2 移動遠端機器人使用業務流程
2.2.1 醫護人員移動手持終端功能
醫護人員移動手持終端功能即醫護人員登陸手持端APP,能夠無線控制移動遠端機器人系統方向和自主前進;同時連接醫院電子病歷系統後,能調取病人病例並利用螢幕共用技術分享給專家用戶端,供專家查看。視頻功能支援專家“面對面”交流和即時展示病人病灶細節如圖3 所示。

圖3 醫護人員手持移動端控制介面(a)和右側為移動端病例調取、視頻及共用介面(b)

2.2.2 機器人視頻交互功能
機器人視頻交互功能即醫務人員和專家可通過機器人高清視頻系統進行即時通訊和畫面傳輸,能近距離詢問病人症狀和患者對療效的感受,並遠端討論患者病史和醫囑執行情況如圖4 所示。

圖4 機器人視頻交互診療介面

2.2.3 用戶端功能
用戶端功能即專家能遠端控制機器人活動,查看遠端共用的病人病歷,並支援遠端視頻通訊如圖5 所示。

圖5 用戶端電腦介面圖

2.2.4 後臺管理功能
後臺管理功能即使用權限、資料配置和運行維護等功能配置,是系統高效運行和醫務人員順利開展移動遠端診療工作的保障。其中醫院病房地圖掃描後,加入後臺管理動能,便可支援機器人系統自主移動如圖6 所示。

圖6 系統後臺管理功能介面(a)和某病房掃描地圖(b)

3 運行效果
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自2019 年9 月開始在醫院血液科、骨科、重症醫學科等重點科室投入運行以來,遠端診療的便利性得到了醫務人員的一致肯定,診療效率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各科室通過該系統進行運程診療次數也呈明顯上升趨勢,表明臨床工作人員對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使用的認可和依賴程度也不斷上升[8]。
選擇醫院重點使用科室負責人和醫護人員填寫滿意度調查問卷,發放 23 份問卷,收回 23 份,內容包括使用便捷性、改善診療品質、提升診療效率和優化工作流程,各項單項滿分為25 分,總分為100 分。比較重點使用科室負責人在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使用前7 個月的各項均值和使用後7 個月的各項均值,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1),見表1。

表1 診療系統使用前後7個月臨床滿意度

隨機選擇固定式遠端診療中心期間和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期間遠端診療各42 例,回顧性分析比較,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預約平均耗時、遠端診療平均耗時及病人治癒好轉率均優於固定式遠端診療中心,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1),見表2。

表2 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使用前後遠端診療預約、診療平均耗時及治癒好轉率

對比兩種遠端診療方式在2019 年9 月至2020 年3 月期間使用情況,並統計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使用率,結果顯示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使用率逐漸提升如圖7 所示。

圖7 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使用率

我院臨床醫務人員積極利用移動遠端診療機器人,通過視頻、語音、病歷共用等形式,“面對面”與上海醫療專家進行病例、病情交流,從而實現西藏患者能夠享受來自上海三甲醫院均等化的高水準醫療服務,如圖8 所示。

圖8 我院血液科利用移動遠端診療機器人開展遠端會診

4 討論
4.1 提高了遠程診療效率
醫院傳統的固定式遠端診療中心資訊化程度不高,且上海各家對口援建三甲醫院遠端醫療會診中心的設備和資訊系統各自獨立建設,缺乏統一的技術規範,相互通信受到限制,無法實現隨時跨地域、跨系統互聯互通,導致診療效率低下[9-10]。而移動診療機器人系統技術統一開發,操作簡便,醫護人員經過簡單的培訓後,便可開機進入系統,共用介面。專家登陸用戶端平臺就可以遠端查看病人病例資訊,實現雙方即時遠端診療。其即時性、實用性、專業指導性和提高診療效率方面遠比固定式遠端診療中心更有應用價值。

4.2 改善了遠程診療品質
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表現形式豐富、資訊內容大、互動性強,增強了用戶體驗程度[11-12]。傳統固定區域模式的遠端醫療服務專家在處理疑難病情時只見病人資訊而見不到病人本人,臨床體驗互動性較差。而移動診療機器人系統可以跟隨醫護人員來到患者床旁,醫患雙方能與上海醫療專家進行“近距離”交流討論,專家可動態掌握病人資訊,聽取病史彙報,督查醫療操作,調整臨床診斷和治療方案,對改善遠端診療品質具有極大的幫助[13-14]。

4.3 提升了遠程診療的便捷性
傳統的固定式遠端診療中心易受到使用科室數量、時間和地點的影響,使用便捷性較差,導致醫護人員使用積極性不高。而移動診療機器人系統採用“移動互聯網+ 醫療”技術,配備高清音視頻、自主移動控制設備及移動手持終端,在病區應用靈活、使用方便,打破了傳統模式上時間、空間和人數的限制,使原來需要擇機和有選擇進行的遠端診療變為科室常態化開展[15-16]。

目前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專家用戶端只局限於院內固定臺式電腦,需要醫院專門配備一台聯有外網的電腦給專家遠端診療使用,專家每次登陸固定臺式電腦進行相關操作,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專家遠端診療服務的便捷性。如果利用移動設備和APP 技術,實現專家端與系統使用者的對應關係, 專家用戶端所有應用被輕鬆轉移至移動平臺, 這個時候一旦有遠端診療服務發起,專家只要在有網路的地方,就能隨時進行遠端指導,這樣將進一步提高遠端診療的便捷性和服務效率[17-19]。

5 結論
隨著醫院資訊化建設的推進,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優化了我院遠端診療的流程,有效地解決了傳統固定式遠端診療的弊端,提高了我院遠程診療的便捷性和醫護人員積極性。與此同時,如果能進一步結合現有移動技術,突破專家客服端的局限性,必將是移動遠端診療資訊化建設的新思路。

[參考文獻]
[1] 路彥鈞,張浩,孫宇駿,等.西藏日喀則市遠端醫療影像中心構建[J].解放軍醫院管理雜誌,2019,26(6):567-568.
[2] 趙永忠.淺析遠端醫療在促進西藏地區衛生事業發展中的作用[J].實用臨床護理學雜誌,2019,19(13):195-197.
[3] 王雷剛,李翠華,謝麗麗,等.醫院一站式報修及後勤精細化管理的思考與實踐[J].現代醫藥衛生,2018,34(14):2268-2269.
[4] 王廣亮,薑子驥,盧明,等.醫院“一站式”維修平臺的實施效果評價[J].中國醫學裝備,2017,14(4):146-148.
[5] 王其軍,單清,李揚,等.應用遠端醫療加快推進緊密型醫聯體建設實踐[J].醫學資訊學雜誌,2019,40(2):18-21.
[6] 李曉南,常朝娣,張金貴,等.社區遠端查房系統設計與應用[J].中國衛生資訊管理雜誌,2016,13(2):173-176.
[7] 顧政.遠端診療、探視的設計與實現[J].中國衛生產業,2019,16(14):80-81.
[8] 印春光,孫國君,黃旭圻.呼吸機共用管理模式的研究與實踐[J].中國醫療設備,2018,33(8):178-180.
[9] 高勇,安維,郭燕,等.遠端醫療系統的應用現狀與發展[J].價值工程,2019,30(2):121-122.
[10] 夏洪圖,孫靜.寧夏農村基層移動遠端機器人診療系統的建設應用現狀分析[J].中國數字醫學,2018,13(1):85-87.
[11] 白萍,李小華,嶽靚,等.多功能遠端移動醫療推車在臨床中的應用[J].中國數字醫學,2014,9(5):61-63.
[12] 馬錫坤,王鵬,於京傑,等.重症監護遠端教學查房系統的構建[J].醫療衛生裝備,2015,36(6):67-69.
[ 1 3 ] 包穎.移動遠端會診APP系統的構建[ J ] .電腦與網路,2019,14(2):40-41.
[14] 尹琳.利用遠端醫療服務開展對口支援的思考[J].醫學資訊學雜誌,2015,36(3):58-61.
[15]胡文秀.遠端醫療對提升衛生服務水準的促進作用及對策建議[J].學習與實踐,2018,13(1):80-84.
[16] 朱文武,沈亦紅,甄輝,等.移動醫療在分級診療體系構建中的應用研究[J].中國醫療器械雜誌,2018,42(2):95-98.
[17] 侯豪,張現輝,朱國重,等.遠端醫療在傳染病診療中的應用及探索[J].中國衛生資訊管理雜誌,2016,13(2):66-67.
[18] 張軍躍,陳梓堯,盧清君,等.“互聯網 + 遠程醫療”推動基層學科發展的構想和實踐[J].中國醫院,2018,21(1):56-58.
[19] 管細紅,徐勇飛,王羨欠,等.我院遠端醫療應用現狀及發展建設的實踐體會[J].現代醫院,2018,18(7):983-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