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健康互聯
優化產業的推手,生醫商機的GPS!

首頁產業資訊醫材報導醫材產業基於“互聯網+醫療健康”的醫技檢查自動預約平臺的設計與應用

基於“互聯網+醫療健康”的醫技檢查自動預約平臺的設計與應用

來源 : 中國醫療設備雜誌2021第8期
update : 2021/11/25
引言
隨著現代醫學高精尖技術的發展,醫技檢查在臨床診斷和治療過程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醫技檢查已經成為臨床醫療工作中不可或缺的部分。隨著人民群眾健康理念不斷增強,醫院就醫患者的增多、業務量的攀升,醫技檢查科室預約登記視窗人滿為患的現象突出,造成了各醫技檢查科室預約候診待檢壓力的增大,醫患衝突時有發生。據統計,醫技檢查中等候預約檢查時間在門診患者總體滿意度20 個調查條目中滿意度評分得分較低[1]。

政策層面,2018 年國務院確定發展“互聯網+ 醫療健康”措施,《進一步改善醫療服務行動計畫(2018—2020)》[2]明確要求建立預約診療制度,大力推行集中預約檢查檢驗。為解決病人掛號看診後,醫技檢查的繳費、預約存在的反復排隊、等待時間長、多次往返現象,改善醫療服務,設計科學的醫技檢查預約方式,解決醫技檢查預約中的諸多問題成為亟待解決的課題。

1 國內預約模式現狀與分析
1.1 傳統檢查預約模式
每個醫技檢查科室針對門診和住院病人的醫技檢查預約依然採用傳統的手工收費、登記、預約的管理模式[3],多項檢查患者需往返多次排隊,環節多,效率低下。

1.2 PACS/RIS自帶預約分診模式
部分PACS/RIS 系統自帶有檢查預約登記分診功能,與HIS 對接,可以一定程度解決患者檢查排隊無序的問題,但是多項檢查患者需往返多次排隊繳費、排隊預約,同時因不能合理分流及引導門診和住院的待檢患者,業務高峰時段擁擠情況仍然突出。

1.3 預約中心模式
由醫院統一組織專業人員建立統一預約中心[4],對門診和住院各類申請的檢查進行集中預約管理。該模式減少了患者往返不同醫技科室的路程和次數,但其本質上仍然是“人工預約”模式,實踐中發現該模式還存在預約資訊回執滯後、檢查項目難以統籌安排、病人還需要在繳費和預約檢查時重複排隊,而且預約人員要求高 [5],增加了人力成本。

1.4 門診診間/病區預約模式
該模式下,醫生在門診、住院醫生站完成檢查申請單開具,在診間[5] 通過預約系統人工進行預約並列印出預約單,免去了醫技科室排隊預約,但是增加了醫生工作量,門診病人繳費還需排隊,紙質預約資訊靜態,檢查預約資訊不能動態顯示和預知情況。

從現實來看,第一種模式明顯不能適應患者需求,基本被淘汰;第二種和第三種模式在很多醫院仍然廣泛存在,第三和第四兩種預約模式在一定程度上使服務效率得到很大的提升,但是從實際效果看,流程有待進一步優化,需要更加科學合理的統籌調度、演算法和系統平臺支援,尤其是在“互聯網+ 醫療健康”背景下,如何利用“互聯網+”技術並通過智慧演算法最大限度地提高檢查預約效率,改善醫療服務,提升就診體驗,建立一個醫技檢查自動智慧預約系統平臺,通過多種方式的醫技檢查預約方式,實現“智慧預約、動態分配、科學檢查”,正是本課題的研究方向。

2 基於“互聯網+醫療健康”的醫技自動預約平臺思路與設計
2.1 基於“互聯網+醫療健康”的醫技自動預約平臺思路
縱觀醫技預約環節流程的三個核心步驟:醫生站檢查醫囑的開立、檢查項目繳費、檢查時間的預約,可知從醫囑開立到預約完成的主要影響因素是檢查項目繳費的時間和排隊等候預約的時間。我們可以基於“互聯網+ 醫療健康”背景,充分利用互聯網技術,通過微信、支付寶、移動APP等線上繳費方式完成專案繳費免去繳費排隊環節;建立自動預約平臺,在醫生站開具醫囑後自動按照預約規則進行一站式智慧預約,免去預約排隊環節。通過手機短信、微信、APP 等資訊推送預約資訊和檢查須知、注意事項以及檢查院區、科室、路線指引等相關通知指引,免去早早前去候診檢查的等待時間,在預約的時間段前去報到(自助)檢查即可。

微信平臺、支付寶、移動APP 等多種線上繳費方式的實現相對簡單,結合自助機繳費,較好地解決了繳費中的排隊問題,不再贅述,下面重點討論基於“互聯網+ 醫療健康”背景下的醫技檢查自動預約平臺的設計。

2.2 基於“互聯網+醫療健康”的醫技自動預約平臺設計
醫技自動智慧預約平臺主要包括自動化預約集成服務引擎、自動化預約集成服務資料庫、自動化預約規則和演算法管理、自動化預約資源管理等(圖1)。預約平臺與醫院HIS、醫技系統(包括但不限於放射、心電、超聲、內窺鏡、核醫學等)、EMR、集成平臺對接以及外部服務等,採用Web Service + XML 的方式進行資料交互。以預約平臺與醫技系統流程為例,見圖2。

圖1 基於“互聯網+醫療健康”的醫技檢查自動預約平臺架構


圖2 預約平臺與醫技系統流程


自動預約平臺HL7(Health Level 7)的醫囑消息對接與處理是通過Broker 子系統處理與HIS 或集成平臺間的通訊工作,依託於Socket 通信、HL7 協定,非同步執行緒,同HIS 或集成平臺間實現消息即時互通。通過通訊、Web 介面、前臺展示介面,從醫囑下達,收到醫囑做出回應,再到解析醫囑資訊(HL7)存入交互操作平臺中間庫中,到自動完成確認、確定費用後,再將醫囑資訊登記到各個指定醫技系統,並在此過程中調後臺介面完成醫囑的合併、智慧預約。除此之外為實現醫囑閉環,醫囑各種狀態(已預約、已到檢、已報告等)都可寫入中間庫中,由後臺服務根據優先順序自動向HIS 或集成平臺推送。後臺服務對一些交互操作意外情況,可通過Windows 服務自動從醫技將檢查狀態更新至交互操作平臺,以確保醫囑的一致性。通過服務可自動監控各醫技號池情況,及時做出補約,實現交互操作平臺預約完全自動化。系統設計難點如下。

2.2.1 預約資源管理設計
預約號源按照“檢查機房、檢查設備、檢查項目、檢查時間”四個因素進行整合分配集中管理。檢查設備所在的科室機房(機房號)與檢查設備之間建立關聯,每台檢查設備指定相應的檢查項目,並設定檢查項目的優先順序,每個檢查項目對應設定需要的大致檢查時間(檢查時間的設定是根據歷史檢查資料進行測算分析和結合工作經驗對預約時間段進行微調配置),預設時間段內設置可預約的人數,不同病人不同部位預約不同的時間段,這樣就可以根據檢查項目和部位得到預約號源時段表。考慮國家法定假日、公休日和季節作息時間安排等因素,系統設計一周或者一個月的號源預約計畫,同時預留一定數量的號源來滿足某些應急和特殊情況(如設備故障、VIP 預約和急診等)的需要。考慮檢查互斥等預約規則和檢查準備情況、檢查部位等可以對特殊情況進行分時間段設置。

2.2.2 預約規則設計
(1)自動預約:類比人工預約流程,把預約時需要考慮的所有規則作為核心,進行系統設計。分單專案檢查和多專案檢查兩類,單專案預約檢查時只需從相應的號源池中按照系統的既定策略獲取最早的號源時間進行預約安排即可。多專案檢查時則按照不同的檢查資源類型、檢查項目特點、檢查部位、各種檢查衝突互斥禁忌等各種檢查預約規則進行優先順序時間安排,自動避免時間衝突,實現智慧化排序。設計特殊患者優先規則功能,如空腹檢查患者、急症患者、臨床路徑患者等多種可選優先規則,醫生開電子申請單時勾選相應選項,檢查項目能夠自動傳入優先佇列進行優先安排。另外設計時預留自訂規則功能以滿足某些特殊需求。支持多院區之間的預約,在一個院區可預約其他院區的醫技檢查項目。

(2)人工預約改約:在自動智慧預約[6] 的基礎上,可以進行人為干預改約,與系統自動預約規則互為補充,主要針對某些特殊情況需要調整或者不同意系統智慧預約等情形。賦予醫技科室相應的許可權對特殊情形進行改約[7],也可以賦予護士站等其他部門干預許可權進行預約調整。

(3)爽約規則管理:遲到或者爽約的患者需要重新預約,屢次遲到或爽約的患者,遲到、爽約3 次列入“黑名單”[8],1 個月內暫停對其提供預約服務[9]。

(4)預約資源回收管理:系統自動預約後如果在指定的時間內患者未完成繳費[10],系統會自動取消本次預約,資源釋放回收。患者繳費未在規定的時間段內來報到檢查,預約取消,系統自動釋放資源,回收供其他患者使用,同時對病人爽約情況進行記錄。特殊情況如果提前前來檢查則釋放原預約資源。

2.2.3 智慧預約演算法
為求得患者最短檢查就診流程,為患者提供最優的檢查預約安排,採用動態規劃演算法[11] 和運籌學最短路徑等演算法,路徑的選擇目標是所求路徑之路程為所有路徑中的最小值。同時考慮專案的時間先後順序和檢查項目類別、檢查項目互斥、禁忌、檢查項目的優先順序等規則進行動態規劃調整;以解決多項檢查的患者在最短的時間和盡可能相近的時間間隔內做完多項檢查的問題。

3 應用效果
通過開發基於“互聯網+ 醫療健康”的醫技檢查自動預約平臺,實現醫技檢查流程再造,體現了醫院管理由粗放型向科學型、精細型、資訊型的轉變。新流程如圖3 所示。


圖3 醫技檢查預約流程


醫生站開具醫囑保存後,自動提取電子病歷資訊,自動生成電子申請檢查單並自動近0 時間完成智慧預約,預約確認有效時間[12] 即門診繳費、住院護士站執行醫囑扣費時間,繳費、扣費完成預約即完成和生效。門診患者通過掃描預約指引單上的複合二維碼線上快捷掃碼支付,繳費時間縮短到分鐘級甚至秒級時間,即可預約生效完成。據資料統計,去掉了繳費和預約兩次排隊,當日患者從開單到完成預約的平均時長可由原來的42 min 減少到16 min。通過“互聯網+”技術和醫技檢查智慧預約平臺的應用,多管道預約方式的實現,可以達到如下效果。

檢查資源整合、統一調度管理,提高了設備利用率[13]和檢查科室工作效率,減少了醫院人力、物力消耗和設備資源的浪費,降低了服務成本。醫技視窗預約分診壓力大大降低。

醫生站開單保存後就可一次完成所有檢查項目的自動智慧預約,可以通過多種方式繳費最短時間完成預約的有效確認,減少了繳費和預約2 次排隊次數和排隊候診時間[14]。

預約情況可以在管理端和醫生站等多終端共用查詢統計,醫生在醫生站可流覽到所有科室檢查可預約情況(圖4),便於制定就診者的診療計畫[15],也便於管理人員對預約服務情況可知可控。

圖4 預約情況查詢統計


線上線下方式發送預約資訊、檢查提醒和宣教,及時告知患者檢查時間、地點及注意事項,檢查資訊提前預知,就診者可以合理安排檢查時間,只需在預約時間段前去檢查地點報到等候檢查,可以改善就醫環境和就診秩序,解決等候區患者擁堵問題。在新冠疫情防控[16] 下可以有效地避免人員聚集,避免交叉感染的風險。

檢前檢中檢後分別進行短信、微信提醒、資訊推送、狀態推送、報告結果推送,整個檢查就診過程狀態“可視可知”,就診者心中有數,可以大大提升滿意度、就診體驗和獲得感[17]。平臺實施前後就診者滿意度比較使用SPSS 22.0 套裝軟體進行Kruskal-Wallis 秩和檢驗,統計結果如表1 所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滿意度大大提高(實施前後分別是82.5%、96.67%,提高14.17%)

表1 醫技檢查自動預約平臺實施應用前後患者滿意度比較[n(%)]

注:a為χ2=56.54,P<0.001。
 
就診效率的提高,減少了病人的門診就診時間(實施前後同期分別是190.3 min 和147.0 min,減少43.3 min)和平均住院時間(實施前後同期分別是9.90 d 和8.22 d,減少1.68 d),可以減輕病人的經濟負擔,平均住院日的縮短作為重要指標還意味著服務品質和醫院管理精益水準的提高。

4 結語
作為回應國家“互聯網+ 醫療健康”、互聯網+ 便民惠民政策的重要舉措,創新應用“互聯網+”等技術,設計醫技自動預約平臺,建立基於“互聯網+ 醫療健康”的一站式醫技檢查自動智慧預約平臺,開展多管道檢查預約、繳費、檢前檢中檢後資訊提醒,去除醫技檢查預約中的繳費和預約兩個耗時最大的排隊環節,讓資料多跑路,患者少跑腿,是提高工作效率和資源利用率、提高醫院管理精細化水準、改善醫療服務的有效手段和必然趨勢。未來,隨著互聯網醫院的開展,便民平臺、健康門戶和醫保電子憑證、微信智慧預約平臺[18] 等的實施上線,可以線上開具檢查單、線上支付(線上醫保結算)、線上智慧預約(自動排程)、線上自主預約、線上自主改約(分時段)或者取消預約,屆時,預約方式更加方便,預約效率更大提高,相信患者的滿意度和就診體驗、獲得感必將得到進一步的提升。

[參考文獻]
[1] 孫曉芳,文政偉,陳傑珠.廣東省某三甲醫院門診滿意度測評結果分析[J].現代醫院,2020,20(5):665-668.
[ 2 ] 衛生計生委,中醫藥局.進一步改善醫療服務行動計畫(2018—2020)[EB/OL].(2017-12-29)[2020-05-29].http://www.gov.cn/gongbao/content/2018/content_5299607.htm.
[3] 徐燕梅.淺談醫技預約系統在醫院門診流程管理中的應用[J].中國數字醫學,2018,13(5):113-115.
[4] 張傑.一站式檢查預約管理平臺的實現與應用[J].醫療裝備,2019,32(10):49-50.
[5] 姚侃敏,王文菁,潘自來,等.完善預約模式優化醫技檢查流程[J].中國醫療設備,2015,30(4):123-125.
[6] 王國光,何夢文,劉謙.大型醫院醫技檢查自動預約系統的設計與應用[J].重慶醫學,2019,48(3):443-446.
[7] 田振,王鳳玲,唐磊,等.診間自動預約模式在超聲檢查預約中的應用[J].中國醫院管理,2018,38(3):32-34.
[8] 黃黎明.預約就診時間精准度對患者滿意度的影響研究[J].現代醫院管理,2019,17(3):35-37.
[9] 徐燕梅.檢查預約中心管理系統的開發與應用[J].中國數字醫學,2018,13(3):75-77.
[10] 董海鵬,姚侃敏,李彥,等.門診醫技檢查預約系統的設計與應用[J].中國醫療設備,2017,32(4):136-138.
[11] 葉荔姍,蔡建春,姚毅虹,等.基於動態規劃演算法的醫技集中預約系統的研究與實踐[ J ] .中國衛生資訊管理雜誌,2017,14(2):223-229.
[12] 嚴蘇燕,呂靖雯.專科醫院就診收費流程管理的內控優化建設[J].商業會計,2019,(8):92-95.
[ 1 3 ] 姜寧. 檢查預約平臺的研究與應用[ J ] . 中國醫療設備,2019,34(11):112-115.
[14] 張永平.放射科檢查預約流程優化與系統設計應用[J].中醫藥管理雜誌,2019,27(21):156-158.
[15] 馬曉豔,孫勇,王雄彬,等.基於PACS的住院病人放射檢查網路預約程式的開發[J].中國醫療設備,2016,31(9):102-103.
[16] 帥桃,鄧莉萍,游泳春,等.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期普通患者胸部CT檢查流程管理初探[J].中國醫療設備,2020,35(6):31-34.
[17] 王小麗,陳建清,沈瑞林.基於互聯網+模式的醫療服務“最多跑一次”改革實踐[J].中醫藥管理雜誌,2019,27(23):6-8.
[18] 周苗良,邵紅紅.利用微信公眾平臺提升醫院醫療服務水準[J].中國衛生產業,2020,17(2):177-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