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健康互聯
優化產業的推手,生醫商機的GPS!

首頁產業資訊製藥報導製藥產業2017年 全球植物藥市場將達266億美元

2017年 全球植物藥市場將達266億美元

來源 : MD NEWS 生技與醫療器材報導 187期
update : 2016/02/04
天然植物當作藥物使用並非始自今日,全世界各地從人們的祖先一直沿用至今,18世紀後興起所謂近代以對抗性醫療為主的現代西方醫學。1970年代,開始以重組DNA為核心的生物醫學出現,這些傳統的天然植物經由科學家努力將其科學化而成為一般人認知的「植物藥」(botanical drug),若依此定義,植物藥市場非常龐大。
 
美國是當今世界的龍頭,美國政府正式核准的藥品是行銷世界各國的保證,而美國政府對藥品的基本概念是:化學成分要明確,如果是複方製劑,其中每一種化學成分的藥效學上的作用,乃至它們之間的相互作用,對於藥效及人體毒性的影響。
 
在這種所謂正統藥品概念的影響下,美國食品暨藥品管理局(FDA)對包括中藥在內的所謂植物藥與現代西藥是有區隔的,因此,不承認天然植物藥是藥品。
 
美國FDA在2004年發布《植物藥產品工業指南》
 
美國FDA在2004年6月,發布《植物藥產品工業指南》(Guidance for Industry Botanical Drug Products),其中對植物藥的定義是:由一種或多種植物、藻類或肉眼可見的真菌衍生物,經由一種或多種方式萃取,不一定是單一成分,且可經由科學驗證與審核證實具有療效,並取得主管機關核可,即可為處方或非處方藥使用。
 
換句話說,就是強調療效與安全性,此一內容訂定植物藥進入美國藥品市場的兩個途徑:即申請新藥查驗登記(new drug application, NDA)成為「植物新藥」上市或是進入成藥系統(OTC system)在藥局販售。
 
此法案開啟傳統植物藥進入北美及歐洲主流醫藥市場的機會,尤其對於使用中草藥經驗豐富的亞洲與歐洲地區更是個大好消息, 依此一方式所核准的是植物新藥(botanical new drug), 但到目前為止,成功案例不多。
 
若依植物新藥定義來看,現階段市場值雖不大卻有無窮潛力,也是大家努力的方向。
 
天然植物藥的市場潛力
 
天然植物藥市場甚難預估,因為包含太多的項目,若依台灣傳統中醫藥委員會申請藥證處許可的中藥而言,以植物藥來看,估計自1998年以來,以美國、歐洲及亞洲為主的全球植物萃取物市場,約有30億美元(資料來源:PhytoPharm公司),
 
全球植物藥市場有極大的發展潛力,估計每年均以10%~20%的速度快速成長,在2012年達到221億美元,2012年則有250億美元,預估2017年將可成長至266億美元。但若天然植物藥包括未經政府核准,以偏方方式販賣者,則市場值應有上述金額的2~3倍,該產業的成長率超過西藥,具有極大的市場開發潛力。目前已有數十種天然植物藥被列入歐盟國家的藥典,其中德國是歐洲使用植物藥最多的國家,約占歐洲草藥市場的70%,也是植物藥的生產大國。
 
美國是全球植物藥市場的第一大國,74.6%的人口用過植物藥(資料來源:Mintel調查),植物藥在美國市場分為草藥療法產品(herbal medicine)和順勢療法產品(homeopathic medicine)市場,這兩類市場中,草藥療法產品的市占率顯然有主導的地位。
 
 銀杏-連續多年高居市占率榜首
 
美國暢銷的植物藥產品大多在歐洲已經有較長的使用歷史,有規範和系統的臨床試驗結果,因此容易被民眾接受。例如,由1997年開始,曾連續幾年高居市占率榜首的銀杏(gingko biloba)萃取物-EGb761,最早是由德國Dr. Willmar Schwabc公司歷經30多年的研發,在1970年代開發上市的。
 
其有效成分和化學結構都很清楚,擺脫傳統植物藥複雜不明的成分,因此,成為典型的西藥上市。銀杏葉萃取物的有效成分主要為黃酮類(flavonoid)和萜內酯類(terpenoids),可降低血液粘稠度,改善血液的流動性,使紅血球聚集而下沈。銀杏葉萃取物還具有抗炎、拮抗血小板活化因子、清除氧自由基、防止細胞脂質過氧化及低密度脂蛋白氧化修飾和調整血脂等作用。
 
另外,根據一項在德國臨床醫師針對阿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及其他種類的失智症用藥調查顯示,約有30%的臨床案例醫師會給予EGb761作為治療藥物。特別是針對老年型(Senile Dementia of Alzheimer's type)的案例,EGb761更是最多醫師處方使用的治療藥,主要是在效果與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使EGb761在失智症的治療上扮演不可取代的角色。
 
全球前20大暢銷植物藥8種為草藥
 
全球前20種暢銷的植物藥中,有8種為草藥,即:銀杏、金絲桃素、紫錐花(Echinacea)、鋸棕櫚(Saw palmetto)、蘆薈(Aloe)、非洲李屬(Prunus Africanus)、奶薊草(Milk Thistle)、纈草(Valerian)。此外,植物類固醇(steroids)也是目前全球高銷售額的植物藥,已上市的產品種類多,主要用於:抗發炎、避孕,或是更年期婦女的荷爾蒙替代療法。
 
目前,用於癌症治療的抗癌妥靜脈輸注濃縮液( Irinotecan,商品名為Campto® Injection),以及早期上市的藥品如Camptosar,都是一種源自於喜樹(camptotheca)的癌症化療藥,可用於治療卵巢癌、肺癌等。
 
商品除了irinotecan之外,尚有irinotecan、 paclitaxel、etoposide、topotecan、tenoposide五種植物藥,亦可作為化療藥劑,作為癌症化療使用的植物藥,在全球的植物藥市場中具有相當高的成長潛力。
 
至於位居十名的貫葉金絲桃(St. John's wort)也是德國科學家開發研製的新型抗精神病製劑。
 
放眼植物新藥未來
 
 美國是以西藥藥品為主的國家,在傳統與實務上均缺少天然植物藥品使用的經驗。2004年,美國FDA公布了《植物性產品規範法案》,強調來自天然植物有效成分的療效與安全性,此一法案使得天然植物藥進入北美及歐洲主流醫藥市場成為可能,尤其對於使用中草藥經驗豐富的亞洲地區更是極大的希望。
 
法案公布兩年後,在2006年時,美國FDA首度核准上市的植物性處方藥是德國Medi-Gene AG公司由綠茶萃取物做成的外敷藥膏-酚瑞淨軟膏(Veregen),用在肛門周圍及生殖器的菜花(濕疣)( perianal and genital condyloma)的局部治療用藥。這是美國從2004年6月公告「植物藥產品準則」以來,第一個核准上市的植物性藥。
 
酚瑞淨軟膏利用的是提升人體內免疫力強度機制來達到清除病毒的效果,有效成分明確,Veregen(sinecatechin : polyphenon E 10%是由10%的主成份「綠茶兒茶素(green tea catechin)混合物」及90%的賦型劑(isopropyl myristate、white petrolatum、cera alba(white wax)、propylene glycol palmitostearate及oleyl alcohol)所組成。
 
2009年 FDA發表
對植物藥化學製造與管制

 
主成份混合物中,除了含量比例55%最多的表沒食子兒茶素沒食子酸酯(Epigallocatechin gallate,EGCg)之外,另有七種其他類的兒茶素,咖啡因(caffeine)、可可鹼(theobromine)及沒食子酸(gallic acid)等。
 
酚瑞淨軟膏在皮膚科目前的適應症主要是外生殖器及肛門周圍的菜花(濕疣),利用綠茶兒茶素本身抗氧化及增加免疫力的特性,達到刺激患部的局部免疫力,可抑制病毒複製感染正常細胞,使病變的皮膚回到正常的狀況。
 
在兩個跨國的雙盲臨床試驗中,持續使用酚瑞淨軟膏16周後,相較於對照組,外生殖器及肛門周圍菜花(濕疣)的清除率約50%~60%,且對男性、女性皆有效。酚瑞淨軟膏與目前其他的療法(如傳統電燒、冷凍、雷射等)相較,復發率也較低, 因此,酚瑞淨軟膏具有美國向來新藥品上市時所謂的現代科學數據, 才得以核淮上市。
 
 不過,直到2009年FDA才在專業雜誌上發表對植物藥化學製造與管制(Chemistry、Manufacturing、Control, CMC)的原則,如果能像酚瑞淨軟膏一樣,清楚萃取出有效物質,將有機會准許上市。
 
FDA核可的第二個植物新藥Fulyzaq®    2012年,FDA核可的第二個植物新藥Fulyzaq®(克羅非馬,Crofelemer) 也是第一個用於治療HIV/AIDS愛滋病患者腹瀉的藥物,在接受抗反轉錄病毒治療(highly active anti-retroviral therapy,HAART)時出現非感染性腹瀉症狀的腹瀉是許多愛滋病患者常常遇到的問題,也是這些患者停藥或改換其他療法的常見原因。
 
Fulyzaq主要是治療愛滋病患者非由於病毒、細菌或寄生蟲等感染所造成的腹瀉。當病患因連續水便而發生電解質與水份流失所導致分泌性腹瀉時,投予Fulyzaq藥物可得以舒緩解腹瀉。ulyzaq是從美洲秘魯巴豆(Croton lechleri,又稱龍血)植物的紅色汁液中萃取出的衍生物,相對於Veregen屬於將近純化的植物成分而言,Fulyzaq有效成分沒那麼明確,但美國FDA仍核准上市。
 
可見FDA對尚無有效藥物的批審態度是較寬鬆的,但—般而言新藥要通過FDA核准上市的難度極高。尤其是目前的核准機制並不適用於成分複雜的植物新藥,所以才會出現由2004年至今只有兩項植物新藥通過審查的現象。
 
天然植物配方可以直接進入臨床二期
 
然而,一般西藥藥品的安全性與臨床療效評估模式是適用於植物藥的,目前研發中的植物藥成分大多是已經使用多年、具有明顯臨床治療效果的藥用植物。
 
因此,若累積國內外人體使用經驗的數據,如以保健食品型式合法上市,或收載於固有藥典內,在安全無虞與相關資料充足的考量下,FDA同意有些天然植物配方可以直接進入臨床二期、甚至三期(Phase III)人體試驗,
 
也就是說在申請植物藥查驗登記時,可在臨床三期時使用至少3個不同批次的產品,再以統計方法比較各批次間療效是否有顯著差異,依此法確定植物藥內的活性成分,此—方式可大幅降低新藥開發成本,也能縮短藥物研發的時程。
 
由美國公佈的法案中也可得知FDA的態度是對植物藥品的有效化學成分不清楚仍是可以被接受的,進一步的分離純化也非完全必要。因此,植物藥若是具有傳統人體使用的有效性與安全性的經驗,只要具備良好的化學製造與管制的能力,核准上市的可能性將會大增。
 
植物藥有廣泛、長期的人體使用經驗
 
 但植物藥不同於化學藥,其技術要求也應有所不同,植物藥具有一些特點,如植物藥的化學組成通常為多種成分的混合物,而不是單一的化合物;植物藥中的化學成分並非完全都清楚。在多數情況下,植物藥的有效成分也未必能完全的確定;生物活性也有其複雜性;許多植物藥製備和加工的方法多數源於傳統經驗。
 
植物藥有廣泛、長期的人體使用經驗;植物藥在這種人體長期、廣泛使用中,並沒發現明顯的毒害副作用;而一些植物藥作為保健品或營養補充劑早已在市場上銷售。植物藥的發展未來有無窮空間,潛在市場也很大,尤其許多天然植物均宣稱具有防癌及抗癌的功效,但如何轉成植物藥行銷全球是今後努力的目標。
 
對於植物藥在國際間是否具有開發的價值,必須從四大方向來考量,包括:
一、研發上市的成功機率
二、該項藥品的市場潛力
三、成功上市後能占多少市場比例,與競爭對手相比的優劣勢分析
四、藥品上市後,通路布局是否完整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