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健康互聯
優化產業的推手,生醫商機的GPS!

首頁產業資訊醫材報導醫材產業“互聯網+”在醫療衛生中的應用

“互聯網+”在醫療衛生中的應用

來源 : 中國醫療設備 2018第1期
update : 2018/03/19

引言
隨著第四次工業革命閘門的慢慢打開,作為大陸“工業 4.0”技術依託的“互聯網 +”正在繼續與各產業進行互融互通,發揮自身價值。在“互聯網 +”政務服務中,將實現政務部門資料共用,資訊透明等目標 ;在“互聯網 +”中國製造中,將實現製造業智慧化、數位化、網路化,繼而整合區域資源,提高產品品質,發揮工匠精神。在“互聯網 +”綠色生態中,將實現對全國排汙企業進行即時監控,倒逼環境技術,促進可再生資源的利用;同樣,在“互聯網 +”醫療衛生中,也將繼續發揮著重要作用。2016 年大陸醫改正在繼續發力,無論是政策支持還是基礎建設都在持續積累,但醫療服務水準、醫療資源配置等方面仍存在短板,如何用有限的醫療資源滿足眾多人們的需求,仍是醫改當前面臨的主要問題。“互聯網 +”醫療服務的新型醫療模式的出現,為大陸醫療衛生的困境提供了一條新的出路,利用互聯網即時性、快速性的特點,將醫療衛生網路化、資料化,實現醫療衛生資訊服務模式時代性的變革。

1 互聯網與醫療衛生相結合的國內外發展現狀
國外發達國家很早就將互聯網與醫療衛生相結合,而且還運用了各個領域的技術。在地理資訊系統中,如美國地理資訊系統與慢性病監測,提高了重點監測和預防慢性疾病的能力 [1] ;在伊拉克自由行動最後軍事戰役中,行動陸軍外科醫院成功挽救了成千上萬人的生命,極大地影響了創傷和重症監護的平民醫院 [2] Parker [3] 通過GIS 並利用最近距離模型測量方法詳細分析了 Scotland 居民利用初級衛生保健服務及急診部門的可及性, WHO 研發了 HealthMap、美國疾控中心開發的 EpiMap [4]。在移動終端中,移動醫療鼻祖,美國 WellDoc 公司推出了“ Bluestar”一款糖尿病管理 APP,通過輸入醫生開的處方,並按照要求輸入他們吃了什麼,什麼時候吃的,然後這款 APP 就會提醒患者何時測量血糖,再根據血糖的指標,指導用藥的劑量 [5] 2011 WTO 調查顯示,美國有 58% 的地區和歐洲 53% 的地區均通過移動醫療平臺進行就診預約提醒服務 [6]

大陸的互聯網醫療衛生發展總體處於起步階段,但發展態勢迅猛,也融合了各個領域的技術。本文作者在 2015 9 16 日,通過蘋果手機 APP Store 來搜索手機軟體,以“醫療”為關鍵字進行搜索,可以找到 2111 個結果,搜索“健康”可找到高達 7818 個手機軟體,可見已經有相當大的一部分群體關注“互聯網 + 醫療”的領域,但大陸大多數醫療 APP 目前仍處在資訊初級收集與整理階段,如血壓血糖監測、兒童身高體重、育齡婦女計劃生育控制情況等 [7]。同時,關於 GPRS GIS 的遠端醫療監控、動態跟蹤病情發展 [8]、遠端會診車通過車載 GPS 模組獲取會診車所在位置 [9],以及利用 GIS 規劃醫院服務範圍,如張莉等 [10] 利用 GIS 開發了基於時間最短的路徑選擇資訊系統,生成了醫院可達性的等時線圖和醫院服務範圍圖,以江蘇省儀征市醫院為例,運用該系統對醫院的可達性進行了評價,並提出了醫院的規劃方案。

2 互聯網與醫療衛生相結合的應用形式
目前,大陸“互聯網 + 醫療”的創新模式正在飛速發展,國內也出現很多相對知名的網頁版和移動版的應用程式,具體可以分為以下幾類 :一是醫患互動型,比如“尋醫問藥網”中的有問必答,患者輸入自己的症狀,就會有相應的醫生對其進行解答。二是知識普及型,這種應用形式旨在讓群眾、患者瞭解健康知識、用藥注意事項、急救技巧等醫學常識,比如丁香園的“丁香醫生”。三是綜合服務型,像掛號網旗下的“微醫”,它向患者提供網上預約掛號、電子健康病歷、線上諮詢、健康自診等一體式綜合功能。然而,一些互聯網公司及運營商似乎都把目光都集中到資訊技術與醫療、手機移動與醫療的結合上,並沒有發現在現今互聯網背景下醫療與其他技術的融合,也就是說現今的互聯網醫療應用形式仍十分單一。所以,本文作者通過調查研究,認為“互聯網 + 醫療”的未來應用形式可以為如下 3 種。

2.1 遠端醫療形式
遠端醫療實現了遠距離醫療資訊的採集、存儲處理和傳輸,主要包括了遠端病理學、遠端放射學、遠端心理學、遠端超音波診斷學、遠端手術、遠端醫療會診及遠端護理等醫學診療、教育 [11],遠端醫療會診是其中最為常用的應用形式。遠端醫療會診是利用電腦技術、醫學音訊、視頻等設備,通過接收對方患者病歷資訊、視頻影像等一系列資訊,來對患者進行診斷及治療,同時也能輔助對方醫生在影像、放射等方面的診斷,可以起到遠端教學的效果。隨著遠端醫療在我國推廣應用,遠端會診在心臟、腦外、精神病、眼科、放射科等專科治療中發揮了積極作用 [12]。這種形式對於醫院來講可以形成“醫院對醫院”、“醫生對醫生”的模式,通過互聯網可以實現醫院之間資訊共用,分享資源的有效機制。更重要的是,醫生與醫生之間可以通過遠端教學、線上會診,隨時進行病例分析,在快速有品質的緩解患者病痛的同時,是對大陸基層醫生醫療水準、基層醫療機構服務水準的提升 [13]。對於患者來講,由市場主導的互聯網行業會給遠端醫療機構注入新鮮的血液,市場自由競爭、透明化的特點會給患者們帶來高品質、費用適宜的遠端醫療服務,使患者能夠充分享受到互聯網醫療的成果。

2.2 基於地理位置的醫療形式
“互聯網 + 醫療”的模式實質上是將醫療衛生網路化、資料化,而將網路化、資料化的醫療衛生資訊變為視覺化,就需要地理資訊公共服務平臺的加入,形成基於地理位置的醫療衛生。地理資訊公共服務平臺是以基礎地理資訊資源為基礎,利用現代資訊服務技術建立一個面向政府、公眾和行業用戶的、開放式的資訊服務平臺,在提供最基本的空間定位服務的同時,對各種分散式的、異構的地理資訊資源進行一體化組織與管理 [14],其核心是資料,即空間資料和屬性資料 [15]

地理資訊公共服務平臺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際都呈現了迅猛的發展態勢 [16-18]。在我國早期,地理資訊公共服務平臺主要是用於政務和維護國家安全,並沒有發揮地理資訊應用在市場中的作用。隨著改革開放以及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不斷完善,地理資訊公共服務平臺用開始活躍於各個產業領域,如汽車導航定位、消防搶險救災、交通運輸管制等,充分發揮了地理資訊公共服務平臺的便捷性與相容性。發展到了今天,國家更是重視地理資訊在社會服務大眾的應用,於 2008 7 月由國家測繪地理資訊局啟動“國家地理資訊公共服務平臺”建設,也就是天地圖的開端 ;從 2010 10 ~2013 6 月,“天地圖”的不斷發展也使國家地理資訊公共服務平臺開始全面覆蓋我國各產業,對各產業進行有效融合,發揮其帶動產業結構優化升級、驅動創新發展以及惠民生、促和諧的優勢。

將地理資訊公共服務平臺與醫療衛生相結合,可以把醫療衛生資料以空間視圖的方式呈現在人們面前,形成基於地理位置的醫療衛生。對於醫院來講,這種形式可將地理定位與急救車、急救直升機相結合,患者位置、行車路線規劃、直升機起降地適宜範圍等都能通過地理資訊系統查詢到,最終達到爭取急救時間的作用。對於患者來講,想要瞭解大陸現階段流行病的區域分佈、發展趨勢可以直接在與醫療相結合的地理資訊公共服務平臺上直接查詢,並且為患者展現的是直觀的地理走向分佈圖,方便患者瞭解流行病情況和走勢的同時也實現了衛生部門的資訊公開透明。

2.3 行動醫療形式
行動醫療形式大家肯定不陌生,這種形式也是市面上最為常見的形式,隨著智慧手機的普及,醫療衛生借助行動電話方便、靈敏、快捷的特點可以輕鬆實現“互聯網 +醫療”模式中的大部分功能,而且現在互聯網金融的發展,支付寶、微信錢包等互聯網支付的普及,使通過手機支付軟體支付醫療費用、甚至直接用手機綁定醫保卡進行醫療支付也將成為可能。同時,手機作為我們隨身攜帶的物品,完全可以結合可穿戴健康設備作為健康管理器來使用,像蘋果的 iWatch、小米的健康手環,將其與手機連接後就可以測量出使用者的心跳、步速,也可通過內置遊戲測量帕金森氏症。這種形式加上互聯網金融,可以有效地簡化醫院支付流程,提高醫院工作效率,其互聯網高效、結構化的特性也可促進醫院管理模式的轉變,促進醫院現代化發展。同時移動健康設備的加入可以長期收集患者病情資料,提高資料分析能力。對患者來講,在方便支付的同時,移動醫療的發展更會催生出像個人電子病歷、個人體征監測、個人健康檔案等專為個人服務的健康資料庫,方便患者對自身健康情況的瞭解。

3 互聯網與醫療衛生相結合所存在的問題
雖然將互聯網與醫療衛生相結合有利於大陸衛生事業的發展,但對於新事物的生成不可避免的會催生新問題的出現。

1)大陸相應法律法規仍不健全。對於患者在使用互聯網醫療出現的醫療事故和健康問題等,我國目前還沒有專門的法律法規來規定責任的劃分,所以患者的一些相應權益得不到法律的保障。

2)互聯網醫療的發展存在資料壁壘。公立醫院擁有大量的患者資料,但不會對外開放病例資料,所以資料不能商業化、不能開發。即使開發者擁有患者資料,不同公司之間的競爭也會避免本公司患者資料的外流。

3)互聯網醫療仍會導致醫療資源配置不均。就網上預約掛號來說,患者們仍傾向掛專家號,其他知名度不高醫生就無人問津,重新導致“一號難求”的困境,也降低了其他醫生的積極性。

4)患者資訊安全問題。患者通過網路或移動醫療用戶端所填寫的個人身份資訊或醫療資訊可能會面臨著洩露甚至被協力廠商所利用的危險。

5)互聯網醫療與醫保的問題 [19-20]。互聯網支付目前還不能與醫保卡進行綁定結合,也沒有法律法規明確哪些互聯網醫療項目能夠被醫保所報銷,所以會影響互聯網醫療以及支付的普及。但是我們相信,新事物必定會戰勝舊事物,互聯網與醫療衛生相結合一定會在不斷解決問題的過程中逐步發展完善。

4 互聯網在醫療衛生中的應用路徑
4.1 遠端醫療的應用路徑
隨著當前醫療技術、電子資訊技術、互聯網、物聯網的發展,使遠端醫療的研究與應用也更加深入和廣泛。原來的遠端醫療只是對單個病人的診斷,服務模式單一,應用面狹窄,在現今以及未來,遠端醫療應朝著醫療衛生的各個領域發展 [21]

在遠端診斷中,我們應該與移動醫療相結合,借助移動醫療設備,使我們的診斷不僅局限於遠端診斷室,也要擴展到病房、手術室,提高遠端診斷的靈活性,同時,遠端診斷視頻設備也要與急救車相結合,在院前急救中發揮對複雜症狀的遠端應急處理 [22-23]。在遠端醫療教學中,相應的互聯網公司以及醫療機構應聯合制作一套具有專業性、實用性、安全性的遠端醫療服務平台,各個醫院都可以向國內醫療技術領先的醫院發送遠端醫療教學的申請,也可以將醫院特色科室的相關教學及臨床視頻發佈在遠端醫療服務平台上。

目前,大陸的遠端醫療都是大醫院對西部等偏遠貧困地區醫院的扶持比較多,有的收費低廉,有的免費看診,雖然扶持了西部地區醫療事業的發展,但仍是治標不治本。現今以及未來的遠端醫療應對這項服務進行收費,也要將這項服務市場化,讓互聯網公司以及社會醫療機構進行參與,讓市場來制定收費價格,讓市場來整合遠端醫療市場,而政府只需要通過加強對西部等偏遠貧困地區的醫療投入,引進精密遠端醫療設備,完善相應法律機制就可以了,這樣即實現了遠端醫療品質的提升,也促進了遠端醫療在基層的可持續發展 [24]

4.2 基於地理位置的醫療衛生應用路徑
在分配醫療資源的應用。由於大陸醫療資源集中分佈在大中城市中,偏遠地區的醫療資源匱乏,這就造成了醫療資源配置不均的現象。地理資訊公共服務平台可以將全國的醫療資來源資料載入到地圖上,這樣我們可以通過這一平台更直觀地在地圖上瞭解到我國醫療資源的分佈情況,從而促進政府及社會醫療機構對醫療資源合理配置以及公共衛生的發展,達到社會醫療公平。同時這個平台也是個現成的醫療資料庫,可以實現醫療大資料的收集,具有前瞻性。

在公共衛生中的應用。大陸一旦發生疫情,各地區的疫情資料就會上傳到地理資訊公共服務平臺與醫療相結合的這個服務平台上,在地圖中可以直接瞭解到疫情的空間分佈、預測走向及其嚴重程度 ,並且網路資料共用性強,加強了監控傳染病流行趨勢的能力 [25]

由於地理資訊公共服務平台是隸屬於國家的服務平臺,所以疾病控制中心等醫療機構在平台上也會公佈真實的災區情況、搶救措施、以及預防疫情的防護措施,做到資訊即時互聯,擴大資訊覆蓋範圍,充分體現出其即時性的特點。這樣也就達到了政府資訊公開透明、辟除了危害國家利益不法分子的謠言;同時,方便救援資源調度,保證救援的有序進行。

在特殊人群健康中的應用。在服務平台中針對老年人會在地圖上標注各地養老院以及季節性特色養老院,並配合移動健康設備,隨時可測量心律、血壓等指標,監測老年人健康,完善健康資料。同時,使用者們也可以通過服務平台進行健康交流,充分利用其互動性的特點。同時,對於患有地方病的患者,服務平台可以根據我國地方病的資料,將各地區地方病在地圖中標注出來,並顯示該地方病所缺微量元素,通過地圖上的顯示情況提供相應的元素補充形式以及膳食建議。

4.3 行動醫療的應用路徑
行動醫療在繼續完善現有功能的基礎上要充分利用互聯網支付,實現醫保卡實名與支付寶、微信錢包等互聯網支付軟體的綁定,實現通過手機就能支付醫療費用 ;將住院退院流程融入到移動醫療中,使患者可以在手機上完成繁瑣的住、退院手續 ;醫護人員會將每天的用藥量及費用透過電腦輸入到患者移動設備中 ;出院時,患者也可以透過手機對此次出院服務進行評分。這樣就可以提高醫院的工作效率和服務品質,促進醫藥費用透明化,緩解醫患衝突,營造良好的醫患環境。

行動醫療也要發揮其便捷性的特點與地理資訊公共服務平臺相結合,患者或患者家屬通過服務平台手機用戶端撥打急救中心電話,服務平臺可直接將患者位置發送到急救中心 ;急救中心在前往急救時也可通過服務平台分析患者範圍的地區情況,選擇離患者最近的 120 以及規劃最快的行車路線前往患者所在位置,患者也可在平台地圖瞭解急救車的行駛位置,節省救援時間。

5 結語
未來將是“互聯網 +”的時代,是大資料與物聯網相互結合,相互發展的時代,實現“互聯網 + 醫療”的新模式,無論是在合理醫療資源配置、增強公共衛生效力等方面,還是在樹立政府形象、穩定社會秩序、推動產業結構優化升級、促進產業跨界創新等方面都有很大的作用。“互聯網 + 醫療”模式將會實現從 0 1 的轉變,會為大陸醫療衛生的發展以數位化城市的實現打下最堅定的基礎。

[參考文獻]

[1] Miranda ML,Casper M,Tootoo J,et al.Putting chronic disease on the map: building GIS capacity in state and local health departments[J].Prev Chronic Dis,2013,10(1):1-7.
[2] King B,Jatoi I.The mobile army surgical hospital (MASH): a military and surgical legacy[J].J Natl Med Assoc,2005,97(5):648-656.
[3] Parker EB,Campbell JL.Measuring access to primary medical care:some examples of the use of geographical information systems[J].Health Place,1998,4(2):183-193.
[4] 黃翠,陳曉暉,謝峰.GIS在傳染病防控方面的應用[J].公共衛生與預防醫學,2017,28(1):77-80.
[5] 汪鵬,吳昊.國內外移動互聯網應用現狀及未來發展趨勢探討[J].中國數字醫學,2014,9(1):8-10.
[6] Borycki E.M-health:can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patients use mobile phones and associated software to selfmanage their disease[J].Stud Health Techol Inform,2012,172:79-84.
[7] 秦麗平,吳夷,黃丹,.國內外移動醫療的現狀分析[J].現代儀器與醫療,2017,23(1):19-21.
[8] 彭勝華,餘曉鍔,賴勝聖.基於GPSGPRS遠端醫療監護報警系統的設計[J].中國組織工程研究,2012,16(13):2328-2331.
[9] 曾松偉,劉敬彪,周巧娣,.GPRS在遠端醫療監護系統中的應用研究[J].電腦工程與設計,2007,28(8):1947-1949.
[10] 張莉,陸玉麒,趙元正.醫院可達性評價與規劃-以江蘇省儀征市為例[J].人文地理,2008,2:60-66.
[11] 周麗君,楊友春,毛琦敏.遠端醫療會診的適用範圍與效果分析[J].金陵醫院學報,2009,(2):37-39.
[12] 徐紅兵,朱啟星,周典,.遠程醫療的趨勢與變革[J].中國數字醫學,2013,8(8):79-80.
[13] 劉婉姮,劉慶,鮑玉榮,.遠端醫療與“互聯網+”一體化發展現狀與前景展望[J].海南醫學,2017,28(5):805-806.
[14] 武漢測繪科技大學測量平差教研室.測量平差基礎[M].3.北京:測繪出版社,1996.
[15] 於倩.淺析地理資訊系統的發展趨勢[J].山東工業技術, 2016,(3):291
[16] Zhou X,Fan JJ.Application of GP services in spatial analysis of environmental geographic information public service platform[J].Geom Spat Inform Tech,2013,22(22):5608-5623.
[17]鄭程輝.基於SOA的省交通地理資訊公共服務平臺設計與實現[D].廈門:廈門大學,2014.
[18] 衡春傑,李明峰,錢程揚,.OGC服務規範在地理資訊公共服務平臺建設中的應用研究[J].現代測繪,2013,36(6):14-16.
[19] 黃齊超.互聯網醫療入醫保,是一次有益探索[J].現代養生月刊,2017,(3):11-12.
[20] 紀衛新.淺析大資料時代中如何利用電子網路開展醫療保險報銷工作[J].魅力中國,2017,(12).
[21] Fortney JC,Pyne JM,Kimbrell TA,et al.Telemedicinebased collaborative care for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Jam Psych,2015,72(1):58.
[22] Di LA,De FM,Campanile M,et al.Regional and international prenatal telemedicine network for computerized antepartum cardiotocography[J].Telemed J E-Health,2016,14(1):49-54.
[23] Mi JR,Kim HS,Chung K,et al.Factors influencing the acceptance of telemedicine for diabetes management[J].Cluster Comput,2015,18(1):321-331.
[24] 牟嵐,金新政.遠程醫療發展現狀綜述[J].衛生軟科學,2012, 26(6):506-509.
[25] 范龍興,甯保安,劉穎.3S技術在疾病監控中的應用研究進展[J].解放軍預防醫學雜誌, 2017,35(3):276-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