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健康互聯
優化產業的推手,生醫商機的GPS!

首頁產業資訊醫材報導醫材產業阿茲海默症腦結構收縮與嚴重疾病和感染相關

阿茲海默症腦結構收縮與嚴重疾病和感染相關

來源 : 亞洲健康互聯海外中心
update : 2018/10/11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研究人員說,對一千多名患者的新分析,增加了住院治療、危重疾病和重大感染,可能會縮小最常受阿茲海默症影響的大腦結構的證據。

該研究結果發表於9月24日發表在美國老年醫學學會雜誌上。研究人員建議,但不能證明, 重症和重大感染會促進這種大腦結構變化,並加速認知衰退的過程。

該研究的主要作者,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神經病學系博士後研究員 Keenan Walker博士說:「長期以來有證據表明,嚴重到需要住院治療的嚴重疾病,與隨後的癡呆症等負面神經系統結局有關,但我們認為我們的研究是首批專門研究危重疾病和感染,如何促進大腦變化,使晚年認知能力下降,並作為癡呆症的獨立危險因素的研究之一。

沃克告誡說,由於未在醫療紀錄中定義診斷的未檢測或錯誤分類的帳單代碼,調查結果可能會受到限制。缺乏關於潛在相關合併症如譫妄的資訊,以及研究的“觀察”性質,其目的不是,並且不能,確定或證明因果關係。

但是,研究結果確實表明,住院治療、感染和危重疾病可能會影響癡呆症的大腦區域變化。「為了維持老年人的大腦健康,重要的是保持全身健康。入院的一些事件可能成為癡呆症的危險因素。」
 
為了探究危重疾病和感染是否與認知衰退和癡呆的腦結構變化相關,研究團隊使用來自社區動脈粥樣硬化風險研究(ARIC)的數據,其中包括顯示腦結構的MRI掃描,以及社會、人口統計和一大群參與者的維期24年的複檢紀錄,其中包括五次體檢和結構化面試。
 
該研究最初招募了來自馬里蘭州華盛頓縣的近16,000名,45至64歲的參與者。
 
Walker說,使用這個數據集可以使團隊的研究變得特別嚴格,因為長期的後續工作使得研究團隊能夠多年來捕獲住院事件。他指出,因為阿茲海默症的發病過程,在幾十年內不斷發展,需要時間來診斷。

為了進行分析,Walker的團隊專注於ARIC受試者的一部分,他們在研究的最後一次體檢期間接受了腦MRI檢查,以查看所謂白質的萎縮和損傷的證據 。
 
 Walker解釋說,損壞的白質在掃描時顯得超白,類似於照片上的過度曝光,並使用自動程序進行測量。所有接受腦MRI檢查的參與者都包括在分析中。
 
住院頻率數據來自五次面對面檢查,與參與者的年度電話聯繫以及整個ARIC研究中醫院入院的醫療紀錄調查。研究小組使用國際定義的疾病代碼分類,或ICD-9代碼識別危重疾病,用於保險計費目的。嚴重疾病包括休克、嚴重敗血症(血液感染)、急性呼吸衰竭、低血壓、呼吸或心臟驟停,以及需要進行心肺復甦或長時間通氣。該團隊隨後也以同樣的方式確定了主要感染的數量,包括敗血症、其他細菌感染和肺炎。

在分析中包括的1,689名參與者中,1,214名(72%)住院,47名(4%)患有嚴重疾病,165名(14%)患有嚴重感染。第一次就診的參與者年齡為52.7歲,60%為女性,28%為非洲裔美國人,5%符合癡呆症標準。
 
研究小組發現,無論何種原因,複檢期間的住院治療與白質高信號體積增加9%,和白質微觀結構完整性顯著降低有關。
 
在分析中的1,214名住院患者中,那些患有一種或多種危重疾病的患者在大腦區域(例如海馬體中)與阿茲海默症有關的腦容量減少了3%。主要感染與易患阿茲海默症(較小2%)和腦室容量增加10%的地區的腦容量較小有關。

雖然感染在某些情況下會導致嚴重疾病,但研究小組發現,單獨感染(沒有嚴重疾病)與以後生活中的腦容量減少有關。
 
沃克和研究小組表示,他們計劃研究每次住院事件與大腦炎症和全身炎症的關係。他們懷疑,基於越來越多的研究,諸如危重疾病和感染等事件可引起腦部炎症,從而導致觀察到腦容量減少。總之,這些大腦變化被認為是認知衰退和阿茲海默症的階段,據估計,這種疾病在美國,每三名老年人中就有一個,機率可說是非常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