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健康互聯
優化產業的推手,生醫商機的GPS!

首頁產業資訊醫材報導醫材產業MRI、超聲及鉬靶在乳腺腫塊大小測量中的比較

MRI、超聲及鉬靶在乳腺腫塊大小測量中的比較

來源 : 中國醫療設備 2016年第5期
update : 2016/08/01
安靜–臨淄區人民醫院,山東 臨淄、青島大學醫學院,山東 青島
夏玉軍–青島大學醫學院,山東 青島
 
目的:對比分析MRI、超聲(超音波)及鉬靶(X光)測量乳腺腫塊大小的準確性。
 
方法:選取2014年1月~2014年6月在本院就診的51例乳腺腫物患者(53個病灶)為研究物件,所有患者于術前均通過鉬靶(X光)、超聲(超音波)及MRI檢查測量了腫塊大小,記錄相應資料,並與術後病理結果進行對比,比較3種方法測量腫塊大小的準確性。
 
結果:鉬靶(X光)、超聲(超音波)、MRI測得的乳腺腫塊橫截面最大徑與病理標本的實際測量值差值≤1 cm者分別有10例(27.8%)、20例(55.6%)、24例(66.7%)。
 
結論:MRI檢查測量乳腺腫塊大小的準確性高於鉬靶(X光)和超聲(超音波)檢查,是術前準確評估乳腺腫塊大小的可靠檢查手段。

乳腺癌是女性最常見的惡性腫瘤之一,每年全球大約有120 萬女性被診斷為乳腺癌,其中約40% 患者面臨死亡威脅[1-3]。在我國,乳腺癌發生率已攀升至女性惡性腫瘤發病率的第一位,而且近年來其發病率還在不斷上升。
 
“早發現、早診斷、早治療”是目前降低癌症死亡率的關鍵,因此乳腺癌的早期發現尤為重要。目前在我國乳腺疾病普查中,應用最多的影像學檢查是鉬靶(X光),其具有操作簡單、創傷小等特點,適用于多數患者。而乳腺超聲(超音波)檢查則可以較好地鑒別軟組織腫塊的質地,以及觀察腫塊的血流情況。不過,在乳腺癌患者的術前術後評估、隱匿性乳腺癌的診斷以及乳腺癌術後的淋巴結轉移監測等方面,以上兩種檢查方法尚有缺陷,乳腺MRI 具有極好的軟組織分辨力和空間重建性,可彌補以上不足,逐步被廣泛應用於臨床[4-6]。本研究以病理組織切片為標準,比較乳腺MRI、超聲(超音波)及鉬靶(X光)測量乳腺腫塊大小的準確性,供臨床參考。
 
資料與方法
1.1 資料
收集2014 年1 月~2014 年6 月在本院就診的51 例乳腺腫物患者(53 個病灶),患者均為女性,年齡21~65 歲,平均45.3 歲。所有患者經診斷無遠處轉移、無嚴重器官功能損害,能耐受手術。患者檢查前均未接受過任何治療,各影像檢查的間隔時間未超過一個月。對於經檢查疑似惡性病變者行穿刺活檢定性,隨後行乳腺根治性改良術,經手術病理證實其結果。本研究通過醫院倫理委員會審批,均征得患者本人同意。
 
1.2 方法
1.2.1 乳腺鉬靶(X光)檢查
採用頭尾位及內外側斜位對患者進行鉬靶(X光)檢查,必要時可以對某一特定的乳腺部位進行局部加壓放大檢查。由兩名放射科專業診斷醫師以單盲法分析所檢出乳腺病變的性質、病變邊緣的特徵並測量橫斷面上腫瘤的最長徑。
 
1.2.2 乳腺彩超檢查
囑病人平躺,兩手上舉,檢查醫師依次以乳頭為中心呈放射狀掃描,當遇到疑似病例時,要從不同方位詳細觀察病變的形態、邊緣、大小、回聲情況及後方聲影強弱變化情況,同時還要觀察病變區血流情況,必要時可採用超聲(超音波)彈性成像技術輔助良惡性病變的鑒別診斷。
 
1.2.3 乳腺MRI檢查
使用GE 1.5 T 超導型MRI 成像系統。線圈採用乳腺專用4 通道相控陣表面線圈。掃描序列包括T1WI 橫斷面FSE 序列和T2WI 橫斷面FSE ideal 加脂肪抑制序列。增強掃描:採用Vibrant 加脂肪抑制序列,行橫斷面掃描(層厚2.8 mm,間隔1.4 mm),對比劑採用釓噴酸葡胺(Gd—DTPA),劑量0.1 mmol/kg,快速靜脈注入20 mL。增強前平掃一次,注藥後約45 s 左右開始增強掃描,70 s/ 次,連掃7 次。最後加患乳矢狀位元vibrant 掃描。由兩名MRI 專業診斷醫師利用ADW4.5 工作系統所提供的Function Tool 圖像分析後處理套裝軟體,以單盲法分析MRI 上腫瘤的形態、大小、邊緣、強化特徵等。
 
1.2.4 手術及病理
由主治以上水準乳腺外科專業醫師綜合臨床及影像檢查結果,判斷患者是否疑似乳腺癌患者。對於高度懷疑乳腺癌的患者,在鉬靶(X光)或超聲(超音波)介導下進行穿刺活檢,當活檢證實是癌症則擇期手術。術後將離體組織送病理科,進行分型及免疫組化檢查。對於臨床懷疑是良性病變的患者,對其進行定期隨訪或穿刺活檢。由兩名高年資病理學診斷醫師進行病理診斷。
 
1.3 統計學分析
採用SPSS 13.0 套裝軟體進行資料分析。應用配對四表格的確切概率法比較三種檢查方法的效能,以P<0.05 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分類變數資料比較採用χ2 檢驗,計量資料均數比較採用One-Way ANOVA,兩個變數資料間的相關分析採用Pearson 相關分析以及雙側檢驗法,以P<0.05 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結果
53 個病灶經術後病理證實乳腺癌病灶36 個,良性病灶17 個。乳腺癌病灶中,浸潤性導管癌27 例(75%),原位癌4 例(11.1%),小葉癌2 例(5.6%),粘液癌2 例(5.6%),髓樣癌1 例(2.8%)。
 
術後以與病理上腫塊橫截面實際最大徑相差≤ 1 cm 為測量準確,發現鉬靶(X光)、超聲(超音波)、乳腺MRI 測量結果中,分別有10 例(27.8%)、20 例(55.6%)、24 例(66.7%) 的腫塊最大徑與病理實際最大徑差值≤ 1 cm。超聲(超音波)和乳腺MRI測量腫塊大小的準確率明顯高於鉬靶(X光),其中乳腺MRI 的測量準確性最高,原因可能是普通鉬靶(X光)攝影得到的是重疊的影像,不能多斷面成像,因此癌灶邊緣可能顯示不佳,腫塊大小的測量不如超聲(超音波)與MRI 準確。不過現今部分醫院已用全數位化鉬靶(X光)代替普通鉬靶(X光),可行斷面成像,已大幅提高了對腫塊大小的測量準確度[7-9]。MRI 測量圖例,見圖1。

注:a.乳腺MRI增強掃描圖像,顯示左乳腺內側段樣分佈非腫塊樣強化灶,BI-RADS:4C,病理為DCIS;
b.乳腺MRI增強掃描圖像,顯示左乳外側分葉狀腫塊,MRI上橫截面最大徑為2.7 cm,BI-RADS:5,病理為IDC,最大徑為3.0 cm;
c.乳腺MRI掃描圖片剪切後的VR圖像。
 
討論
鉬靶(X光)是我國乳腺普查的主要手段,也是診斷乳腺癌的重要方法之一,其最大優勢在於能發現有微小鈣化灶的臨床早期乳腺癌,因此對於早期乳腺癌,鉬靶(X光)是首選的檢查方法。超聲(超音波)是乳腺疾病最常用的一種檢查方法,具有較好的軟組織解析度和淺表器官穿透力,可以彌補鉬靶(X光)在緻密性腺體檢查上的不足,對人體損害小,是孕齡期婦女可行的檢查方法[10]。但超聲(超音波)也有局限,首先對於腺體內微小鈣化的敏感性不高,同時在多灶、多中心病灶的診斷方面也欠佳。MRI 檢查具有很好的軟組織解析度,近幾年來動態對比增強MRI(DCEMRI)已經成為臨床診斷乳腺癌的重要檢查手段之一。乳腺MRI 檢查不僅能夠顯示病灶的大小、形態、邊緣,還能夠顯示病灶的內部情況及其血流動力學的變化。此外,乳腺MRI檢查還具備多種成像方式,有利於病變性質的鑒別,同時對於小病灶及位於乳腺高位、深位元及邊緣的病灶不易漏診,尤其適用於緻密型乳腺、整形乳腺的檢查。對於想行保乳術的乳腺癌患者,MRI 可作為常規術前影像檢查方法。
 
不過MRI 也有弊端:① 對鈣化不敏感,因此對於僅表現為微小鈣化灶的原位癌及隱匿性乳腺癌的診斷欠佳;②不適用於體內有金屬植入的患者;③ 檢查時間較長,噪音較大,身體虛弱的患者難以完成檢查;④ 檢查費用較鉬靶(X光)及超聲(超音波)高,部分病人難以負擔。確定乳腺腫瘤大小對於乳腺癌治療尤為重要。乳腺疾病檢查中,鉬靶(X光)與超聲(超音波)在測量腫塊大小上發揮了重要作用,但多數研究者認為上述兩種方法會低估腫塊大小。本研究結果顯示,超聲(超音波)和乳腺MRI 測量腫塊大小的準確性明顯高於鉬靶(X光),其中MRI 測量腫塊大小的準確性最高,且MRI檢查不僅可顯示腫塊的形態學特徵,還能反應腫塊內血流灌注情況,這是鉬靶(X光)與超聲(超音波)無法跨越的。MRI 測量腫塊的結果能較準確的顯示腫瘤的實際範圍,有利於判定患者是否適合行保乳術以及判斷腫瘤手術切緣。
 
不過本研究尚存在一些不足之處:部分MRI 檢查診斷未完全採用雙盲,結果可能會受到鉬靶(X光)與超聲(超音波)的影響;因完成鉬靶(X光)、超聲(超音波)和MRI 檢查時間長、價格高、涉及科室也多,部分患者難以配合,而且有時會與臨床手術時間安排相衝突,所以收集到的病例數較少,不同類型乳腺癌的病例也較少,部分資料沒有體現出其應有的意義,還需繼續收集病例以待進一步研究。
 
[參考文獻]
[1] 朱鵬飛,趙剛,蔡海峰.鉬靶(X光)、彩超及MRI診斷乳腺癌準確度的系統評價[J].中國綜合臨床,2014,(5):548-551.
[2] 趙曉峰.乳腺癌的影像學診斷分析[J].中國保健營養,2013,(7):4109.
[3] 王泓,王莎莎,賀冬蓮.乳腺鉬靶(X光)X線攝影和彩色多普勒超聲(超音波)對早期乳腺腫瘤的診斷比較[J].實用醫學雜誌,2010,(6):1002-1003.
[4] 羅建東,姚國燕,張雪林,等.MRI和X線攝影鑒別乳腺良惡性病變的比較分析[J].實用放射學雜誌,2009,25(6):854-857.
[5] 丁建輝,彭衛軍,蔣朝霞,等.全數位化乳腺攝影對乳腺癌的診斷價值[J].中華腫瘤雜誌,2009,31(11):854-857.
[6] 伍瑛,肖穎.高頻超聲(超音波)和X線鉬靶(X光)聯合診斷小乳腺癌的臨床研究[J].醫學臨床研究,2004,21(10):1139-1142.
[7] Lehman CD,Isaacs C,Schnall MD,et al.Cancer yield of mammography,MR,and US in high-risk women:prospective multi-institution breast cancer acreening study[J].Radiology, 2007,244(2):381-388.
[8] Helvie MA.Digital mammography imaging:breast tomosynthesis and advanced applications[J].Radial Clin North Am,2010,48(5):917-929.
[9] Maffuz A,Barroso-Bravo S,Najera I,et al.Tumor size as predictor of microinvasion,invasion,and axillary metastasis in ductal carcinoma in situ[J].J Exp Clin Cancer Res,2006,25(2):223-227.
[10] 吳文海,李執正,王倩楠,等.高頻彩超與鉬靶(X光)X線攝影在乳腺癌檢查中的比較[J].中國醫療設備,2015,30(1):4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