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健康互聯
優化產業的推手,生醫商機的GPS!

首頁產業資訊醫材報導醫材產業腮腺腫瘤的多層螺旋CT表現

腮腺腫瘤的多層螺旋CT表現

來源 : 中國醫療設備 2016年第5期
update : 2016/08/02
侯學文張利中–山西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 CT室,山西 太原
 
目的:探討腮腺腫瘤的多層螺旋CT表現,為臨床提供參考。
 
方法:回顧性分析23例經手術病理證實的腮腺腫瘤患者(粘液表皮樣癌3例,多形性腺瘤11例,腺淋巴瘤4例,脂肪瘤2例,嗜酸性淋巴細胞肉芽腫2例,肌上皮良性病變1例)的多層螺旋CT表現,分析腫瘤的分佈、形態、密度、邊緣、囊變壞死、強化程度、頸部淋巴結腫大等情況。
 
結果:病變主要為腮腺單側發病,其中左側15例,右側8例。良性腫瘤多位於腮腺淺葉或深淺葉交界,表現為類圓形或團塊影,邊界清晰,密度均勻且高於正常腮腺,增強掃描多呈均勻強化,其中鈣化多見於多形性腺瘤,囊變多見於多形性腺瘤、腺淋巴瘤。惡性腫瘤多位於深葉,呈分葉狀,邊界欠清晰,密度不均勻且高於正常腮腺,增強掃描呈不均勻強化,常伴頸部淋巴結腫大。
 
結論:腮腺腫瘤具有一定影像學特點,多層螺旋CT有助於該病的診斷及鑒別診斷,具有重要的臨床診斷價值。
 
涎腺腫瘤是口腔頜面部的常見病,占口腔頜面部腫瘤的22.7%,其中70%~85% 發生於腮腺[1-2]。臨床上腮腺腫瘤以良性腫瘤居多,但近年來,惡性腫瘤的發病率也逐年增加。如何準確區分腮腺良、惡性腫瘤有助於治療方案的制定及預後評估[3-4]。活檢是腮腺腫瘤診斷的“金標準”,但由於術前細針穿刺活檢敏感性和特異性較低,且可能發生腫瘤細胞種植的風險,有些學者不主張進行術前活檢[5]。
 
多層螺旋CT 具有較好的組織解析度,能區分組織間密度的微小差異,廣泛應用於腫瘤的診斷。因腮腺腺體富含脂肪組織及唾液,與周圍肌肉、骨骼等組織形成天然對比,在CT 影像上表現為較低密度,因此CT 對腮腺腫瘤的診斷具有較好的效果[6]。本文回顧性分析本院23 例經手術病理證實的腮腺腫瘤的多層螺旋CT 資料,探討腮腺腫瘤的多層螺旋CT 表現,為臨床提供參考。
 
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資料
收集2014 年3 月~2015 年7 月在本院進行多層螺旋CT 掃描、其後經手術病理證實的腮腺腫瘤患者23 例。其中,男14 例,女9 例;年齡29~78 歲。主要體征是無意中發現耳垂下包塊,無痛,時間2 個月~7 年不等。
 
1.2 檢查方法
採用GE lightspeed 64 排螺旋CT 掃描,常規橫斷面掃描,掃描範圍自下頜骨下緣至耳屏上緣,以1.25 mm 的層厚連續掃描,管電壓120 kV,管電流250~300 mA,所有患者均採用雙期掃描,分別在注射後25 s、60 s 行動脈期,靜脈期掃描。增強掃描時,經肘靜脈注入對比劑優維顯(30 mgI/mL)70~80 mL,速率3 mL/s。
 
1.3 圖像分析
圖像分析內容包括病灶分佈部位、形態、密度、邊緣、囊變壞死、強化程度、鄰近結構侵犯和淋巴結腫大情況,並依據下頜後靜脈移位來對病灶進行定位。強化程度以增強後CT 值增加淨值為准,增加值<20 Hu 為輕度強化,介於20~40 Hu 為中等強化,> 40 Hu 為明顯強化。
 
1.4 判定標準
(1)病灶部位判定:依據下頜後靜脈的位置改變對病灶進行定位:若腫瘤主體向內、後推移下頜後靜脈,則判斷病灶位於淺葉;若腫瘤主體向外、前推移下頜後靜脈,則判斷病灶位於深葉;若腫瘤主體包繞下頜後靜脈,則判斷病灶跨深淺兩葉。
(2)病灶的形態:分為規則及不規則兩類,規則包括圓形、橢圓形、類圓形;不規則包括分葉狀。
(3)病灶的邊界:分為清晰、不清晰兩類。
(4)病灶與鄰近組織間關係:主要觀察鄰近肌群、鄰近骨質、腮腺床、皮下間隙等的情況,若組織密度正常、結構清晰完整、無浸潤及破壞,則認為無侵犯;反之認為受侵犯。
(5)有無淋巴結轉移:淋巴結腫大模糊,單個淋巴結直徑≥ 10 mm 或多個直徑≥ 7 mm,形態為橢圓形或球形,相互間可有融合趨勢,則認為存在淋巴結轉移。
 
結果
2.1 病理結果
23 例患者均經手術病理證實,其中多形性腺瘤11 例,共15 個病灶;粘液表皮樣癌3 例;腺淋巴瘤4 例;脂肪瘤2 例;嗜酸性淋巴細胞肉芽腫2 例;肌上皮良性病變1 例。
 
2.2 CT表現
良性腫瘤多位於腮腺淺葉或深淺葉交界,惡性腫瘤多位於深葉。11 例腮腺多形性腺瘤平掃大都表現為邊界清楚的圓形或類圓形軟組織樣腫塊影,其中5 例伴有囊變,2例伴鈣化,增強後動脈期大都表現為明顯強化,有3 例表現為不均勻環形強化,靜脈期均進一步強化(圖1),增強特點為緩慢上升型。4 例腺淋巴瘤大都表現為邊界清楚的圓形或類圓形軟組織樣腫塊影,其中1 例伴有囊變,增強後動脈期大都表現為明顯強化,靜脈期強化明顯下降,增強特點為速升速降型(圖2)。3 例黏液表皮樣癌平掃表現為類圓形軟組織樣腫塊影,其內密度不均勻,與周圍組織界限不清,增強後明顯不均勻強化,冠狀位元重建顯示腫塊輕度分葉狀改變(圖3)。2 例嗜酸性淋巴肉芽腫平掃顯示雙側腮腺明顯增大延伸至耳後,腮腺實質密度均勻性增高,增強後動脈期雙側腮腺不均勻明顯強化,似呈蜂窩狀,靜脈期進一步輕度強化(圖4)。1 例肌上皮良性病變平掃表現為不規則軟組織腫塊影,增強掃描輕度強化(圖5)。2例脂肪瘤表現為類圓形極低密度,邊界清晰,密度均勻,增強掃描無強化。


注:a.平掃;b.增強(動脈期);c.增強(靜脈期)。箭頭處為病變區域。


注:a.平掃;b.增強(動脈期);c.增強(靜脈期)。箭頭處為病變區域。


注:a.平掃;b.增強(動脈期);c.增強(靜脈期);d.3D增強(靜脈期)冠狀位重建。箭頭處為病變區域。


注:a.平掃;b.增強(動脈期);c.增強(靜脈期)。箭頭處為病變區域。


注:a. 平掃;b.增強(動脈期);c.增強(靜脈期)。箭頭處為病變區域。

討論
腮腺是人體最大的涎腺,腮腺腫瘤往往生長緩慢,經常為患者在生活中無意中發現。腮腺腫瘤侵犯面神經時可致面癱,此時通常能為患者所發現。腮腺腫瘤一般情況下惡變程度不高,但不少腮腺腫瘤在早期階段可呈現出惡性腫瘤的症狀,給疾病診療帶來了極大困擾。由於腮腺腫瘤多樣,因此其良惡性病變的鑒別診斷一直困擾著醫療工作者。目前,多層螺旋CT 已成該疾病的首選檢查手段。
 
3.1 良惡性基本特徵
段青雲等[7] 報導75%~80% 的腮腺腫瘤為良性腫瘤, 以多形性腺瘤和腺淋巴瘤最多見。多形性腺瘤屬於臨界瘤, 可伴囊變,少數可伴鈣化,本組1 例可見鈣化;當腫瘤細胞生長活躍或包膜不完整時,CT 表現為不規則分葉狀,邊界不清,常與惡性腫瘤難以區分。腺淋巴瘤好發於有長期吸煙史的中老年男性,腮腺淺葉後下極多見,有多發及囊變傾向,本組病例可見囊變。脂肪瘤相對少見,根據CT 表現可明確診斷。脂肪瘤CT 表現為典型的脂肪密度,CT 值約為-100 Hu,邊緣清楚。
 
腮腺分為淺葉和深葉。淺、深葉的重要解剖學標誌是走行在腮腺中的面神經和下頜後靜脈。面神經在CT 圖像上難於顯示,故CT 上多以下頜後靜脈作為淺深葉分界的解剖學標誌[8]。本研究中,良性腫瘤多位於淺葉,多呈中等強化。而惡性腫瘤多位於深葉或跨深淺兩葉,且因血供相對較豐富,增強掃描後多呈明顯強化。
 
3.2 腫瘤邊界
關於病灶邊界清楚或不清楚對於鑒別腮腺良惡性腫瘤是否有參考價值,一直存在較大的爭議。Vogl 等報導,病灶邊界不清見於所有惡性腫瘤。元建鵬等[9] 報導的97 個腮腺病例中,邊界不清見於大多數的惡性腫瘤和慢性腮腺炎,良性腫瘤和少部分惡性腫瘤表現為邊界清楚。本組資料與此文獻報導相符。10 例良性腫瘤均表現為邊界清楚,3 例惡性腫瘤邊界不清。因此,病灶邊界清楚或不清楚對於鑒別腮腺良惡性腫瘤有重要參考價值。
 
3.3 腮腺腫瘤的強化及瘤內情況
病灶密度均勻性以強化後表現為標準,76.2% 的惡性腫瘤密度不均勻,而良性腫瘤僅28.2% 表現為密度不均勻。密度不均勻的可能原因是惡性腫瘤生長快,病變中心往往會發生液化壞死[10]。惡性腫瘤CT 表現為形態極不規則的低密度囊變壞死區,與周圍強化明顯區域分界不清,這可能與惡性腫瘤細胞生長活躍程度及缺血壞死程度極不一致有關[11]。部分多形性腺瘤及腺淋巴瘤可出現斑片狀囊性區,但低密度灶多較規整,邊界清晰。由此可見,對於密度不均勻良惡性腫瘤,可依據囊變壞死區形態及邊緣作出診斷。
 
3.4 腮腺鄰近組織受累情況
在本組研究中,10 個良性腫瘤病灶周圍均未出現受累情況。1 個惡性腫瘤臨近軟組織出現多個增大的淋巴結影,結合文獻報導,表明惡性腫瘤對周圍組織具有明顯的侵襲性,而良性腫瘤則沒有。
 
3.5 有無淋巴結腫大
有無淋巴結腫大也是鑒別良、惡性腫瘤的徵象之一,需仔細觀察。腮腺惡性腫瘤的轉移淋巴結邊緣常呈低、中度環形強化,中央為低密度囊變區[12]。良性腫瘤有時也會出現增大淋巴結,但多為炎症性反應增生,且多為小淋巴結,不會出現中央壞死環形強化的影像。
 
根據腫瘤在CT 上的形態、密度、邊緣、強化程度、與咬肌及胸鎖乳突肌的分界情況,淋巴結侵犯情況進行綜合評價分析,CT 對大多數良、惡性腫瘤能夠做出正確定性診斷。腫物形態不規則、邊界不清呈浸潤性生長、增強後明顯強化、出現不規則壞死囊變區,並可見頸部多發淋巴結腫大,為惡性腫瘤的典型徵象;反之,應考慮為良性腫瘤。對於鑒別困難的腮腺腫瘤,CT 灌注成像可提供更多定性診斷依據[13-14]。
 
總之,分析腮腺腫瘤的邊界、瘤內情況、強化方式以及腮腺臨近組織等CT 征像,有助於腮腺腫瘤的良惡性鑒別診斷。多層螺旋CT 對於鑒別良惡性腮腺腫瘤有較高的臨床價值。
 
[參考文獻]
[1] Perakis H,Heurle AD,Miller B,et al.Usefulness of CT and MRI in predicting parotid gland tumor histopathology[J].Laryngo Scope,2011,121(54):44.
[2] Modlin IM,Shapiro MD,Kidd M.Primary carcinoid tumor of the parotid gland:A case report and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J].Ear Nose Throat J,2006,85(8):533-539.
[3] Singh S,劉珍銀.腮腺良、惡性腫瘤的CT與MRI診斷[J].臨床醫學工程,2014,21(8):960-961.
[4] Dong Y,Lei GW,Wang SW,et al.Diagnostic value of CT perfusion imaging for parotid neoplasms[J].Dentomaxillofae Radiol,2014,43(1):20-27.
[5] 張謙,杜鳳麗,杜梅紅,等.CT診斷腮腺良惡性腫瘤對頭頸外科的應用價值[J].中國臨床醫學影像雜誌,2012,23(6):420-422.
[6] 唐堅,夏建國,魏仁華,等.腮腺良惡性病變的MSCT影像表現及鑒別診斷[J].中國醫學工程,2011,19(10):17-18.
[7] 段青雲,賈暮雲,張雄,等.464例腮腺腫瘤回顧性分析[J].實用口腔醫學雜誌,2013,29(2):241-244.
[8] 董越,伍健林,田明.多層螺旋CT在腮腺良性腫瘤中的診斷價值(附84 例分析)[J].中國醫學影像技術,2007,23(10):1469-1472.
[9] 元建鵬,梁碧玲,謝榜昆,等.MRI征像在腮腺腫瘤定性診斷中的價值及其病理基礎[J].癌症,2003,22(5):514-519.
[10] 杜立新,元建鵬,關弘.腮腺惡性腫瘤的MRI診斷價值及病理基礎[J].南方醫科大學學報,2010,30(5):1107-1110.
[11] 程玉書,周正榮,彭衛軍.腮腺原發良、惡性腫瘤CT表現的比較分析[J].中國癌症雜誌,2007,17(10):807-812.
[12] 羅德紅,石木蘭,王佳玉.腮腺原發惡性腫瘤的CT表現[J].臨床放射學雜誌,2002,21(1):23-26.
[13] 呂秀英,顏雨春,劉斌,等.多排螺旋CT灌注成像在涎腺腫塊鑒別診斷中的應用[J].安徽醫科大學學報,2010,45(2):231-234.
[14] 暢智慧,劉兆玉,孫洪贊,等.64層螺旋CT多期動態增強掃描診斷腮腺常見腫瘤[J].中國醫學影像技術,2008,24(9):1394-1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