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健康互聯
優化產業的推手,生醫商機的GPS!

首頁最新消息生技電影「另一個約定」 白血病錯亂造血機制

「另一個約定」 白血病錯亂造血機制

來源 : MD News 生技與醫療器材報導 179期
update : 2016/02/03
使半導體業勞工 健康問題浮上檯面 「另一個約定」 白血病錯亂造血機制
韓國導演金泰允所執導《另一個約定》,電影敘述黃宥美生活在南韓束草一個經濟不是很寬裕的家庭,為了減輕家裡的負擔,她放棄上大學的機會,選擇進入國內最大的電子半導體公司擔任操作員的工作。
 
這裡被稱為國家產業骨幹、無菸工廠,是全球一流的半導體生產線,聚集了許多來自於束草、群山等地的高中畢業女性。
 
宥美努力工作,經常錯過午餐時間而以麵包果腹。她用第一個月的工資給最愛的母親買了一套內衣、提供弟弟大學的學費、給辛苦開計程車的父親零用金。
 
使半導體業勞工
健康問題浮上檯面

 
年僅2 3歲的宥美以為自己未來的生活將會逐漸好轉,然而,卻發現自己的生理期經常被延誤、臉色蒼白、每天感到疲倦不堪,且經常性感冒,她以為是自己才剛開始適應工作環境的緣故。
 
不久之後,宥美就被診斷出罹患血癌,病情急轉直下而過世。父親黃尚吉對於女兒罹患血癌十分不解,詢問之下才知道,同樣任職同一家半導體公司的同事,有女性職員流產、工程師也罹患血癌。
 
這部電影以2 0 0 7年3月,年僅2 1歲,任職於韓國三星半導體的女操作員黃宥美死於白血病為故事背景。
 
很多人都認為宥美的死亡是個人因素,只有他父親存疑,進而深入調查,才發現同公司許多人罹患血癌或淋巴癌、女性經常性流產等嚴重問題,使得半導體業勞動者健康問題浮上檯面。
 
宥美的案例,最初申請韓國勞動福祉公團職業病補償,但2009年5月,決定不予以補償。
 
後來,黃尚吉召集工運人士成立三星半導體血癌調查及勞工促進權益聯合委員會,
 
集結社會力量,展開長期的抗爭行動,終於在2011年6月,法院一審判決,包含宥美與同樣罹患血癌的女性獲得勝訴。
 
何謂白血病?
 
《另一個約定》電影中的宥美,因為長期遭受半導體生產過程的汙染,而罹患白血病,病情急轉直下而過世。
 
所謂的的白血病,又稱為血癌,屬於一種造血系統的惡性腫瘤,其病源是因為細胞內脫氧核醣核酸的變異,導致骨髓內的造血組織無法正常運作。
 
事實上, 骨髓內的幹細胞, 每天都可製造成千上萬的紅血球與白血球,罹患白血病的患者則是生產太多不成熟的白血球,進而妨礙骨髓的正常工作,導致骨髓的造血功能降低,嚴重者甚至產生各種病變,還會擴散到淋巴結、肝臟、脾臟以及中樞神經系統等。
 
白血病主要的病癥為白血球細胞的過度增生及浸潤,通常發生於骨髓與身體其它的造血組織內,造成正常的紅系細胞與巨核系統明顯減少。
 
此外,骨髓內可能會因為部分白血球細胞增生而極度活躍,呈現黃綠色或灰紅色;淋巴結組織也會被白血球細胞浸潤,出現淋巴結腫大的症狀。
 
約有50~80%的白血病患者死亡案例中,有明顯的中樞神經系統病變的狀況,常見的症狀還:血管內白血球細胞滯浴、血管周圍白血球細胞增生, 以及白血病浸潤臟器包含:肺臟、心臟、胸腺、腎臟、睪丸等。
 
白血病的病因與類型
 
整體來說, 白血病浸潤組織臟器較為集中,且破壞組織的能力也十分強勁,在白血病的病程中,都會伴隨不同程度的體內出血, 較為常見的部位是造血組織、皮膚黏膜、脾臟、胃、中樞神經以及心包膜等。
 
此外,由於白血病患者普遍會有細胞浸潤、出血、全身代謝障礙、局部或全部身體
 
組織萎縮,甚至壞死,輔以大量化療藥物與抗生素施用,使得死者病理檢驗出現不同的結果。
 
例如: 白血病細胞崩解浸潤消失、纖維蛋白滲出、組織細胞被吞噬進而纖維化、骨髓出現萎縮或纖維化、黴菌或原蟲感染增多,顯示白血病藥物使用所導致患者的病變增多。
 
白血病屬於一種克隆性惡性疾病, 產生於造血細胞廣泛範圍內,導致惡性克隆的環境因素有很多種,包含:放射線、化學毒物、藥物、遺傳因素造成染色體異常以及免疫功能下降等。
 
另外,部分造成系統疾病,例如:骨髓增殖性疾病、陣發性睡眠血紅蛋白尿、淋巴腫瘤以及骨髓增生異常等,最後也有很大的機率會轉化成白血病。
 
白血病病程可分為急性與慢性
 
白血病病程可分為:急性與慢性,通常兒童與青少年患者屬於急性,常見的症狀包含:發燒、貧血、出血、骨關節疼痛等。
 
病程緩慢的族群, 以老年人與部分青少年患者居多,病情多為進行性身體疲乏無力、臉色蒼白、食慾不振、體重減輕、不明原因燒發等,少數患者會以失明、牙痛、抽蓄、牙齦腫脹、心臟包積液等為初期的症狀。
 
白血病有很多種類型,區分方式主要以患者血液內部不正常血液細胞型態來區分,分類法有助於患者預後照護,臨床上則分為急性與慢性。
 
包含:急性淋巴結細胞系白血病(如果引發胸腔內淋巴腺腫大,進而壓迫氣管,導致呼吸急促或咳嗽)、急性骨隨性白血病(瀰漫性出血)、慢性淋巴結細胞性白血病(較少發生在華人,好發年紀為中年以後,特別是老年人)、慢性骨髓細胞性白血病(大多數患者血小板數目上升,脾臟腫大)、年輕型骨髓單核細胞性白血病以及成人T細胞淋巴結白血病(由於血液中鈣離子過高,造成患者脫水、意識不清或昏迷)。
 
兒童以急性淋巴細胞性白血病最常見
 
以成人來說,最常見的是急性骨髓性白血病或慢性骨髓細胞性白血病,兒童則是以急性淋巴細胞性白血病最為常見。
 
急性白血病好發於青少年與兒童,主要特徵為不成熟白血球遽增,這些不成熟的白血球約佔骨髓的5%以下,使得骨髓無法正常製造健康的血液細胞,導致身體以不成熟的白血球替代,由於惡性細胞的遽增擴散所引起的急性白血病必須立即接受治療,否則患者可能在數周或數月後就會死亡。
 
另一方面,慢性白血病主要特徵為身體製造過多,但不正常的血液細胞,其中,又以白血球居多,患者常見於成年人。
 
有關白血病的治療方式包含: 化學治療、放射治療以及標靶治療,其中,高危險
 
性患者需要接受骨髓移植。
 
化學治療為目前最主要的治療方式,但副作用很大,且臨床上十分容易復發。由於近年來,分子基因研究的日新月異,急性白血病的治療現況也隨之改變。
 
急性白血病
可依據細胞來源分類

 
成大醫院血液腫瘤科陳雅萍與陳彩雲醫師指出,急性白血病可依據細胞來源,分為急性骨髓性白血病與急性淋巴性白血病。
 
其中,又有一急性白血病無法歸類,稱為系統歧異不明的急性白血病。患者治療主要根據年紀、身體功能以及是否有多重疾病來判斷,例如對於年紀大、體能差或者已有多重疾病患者,會以基因調控藥物、低強度抗癌藥物或支持性療法進行。
 
急性骨髓性白血病,依據F A B分類共有八類,在誘導性治療方面可選擇口服反式A酸合併三氧化二砷或a n t h r a c y c l i n e等藥物,另外,在鞏固性治療上,則依據低、中、高三種危險族群選擇不同的治療方式,在維持性治療方面,則使用反式A酸治療兩年。
 
陳雅萍表示,急性淋巴性白血病治療又與急性骨髓性白血病迥異,需要含括:誘導性治療、鞏固性治療以及維持性治療。
 
其中, 誘導性治療以類固醇、v i n c r i s t i n e 、類固醇、a n t h r a c y c l i n e 、L-asparaginase為主,可發揮對癌細胞最初細胞毒殺功能,降低抗藥性細胞群的產生。
 
鞏固性治療與維持性治療方面,以靜脈及口服化學藥物為主,可持續殺死癌細胞,阻止其復發。
 
癌細胞會侵犯中樞神經系統
 
在急性淋巴性白血病治療方面, 約有50~76%患者的癌細胞,經常會侵犯中樞神經系統,因此,在治療上,會輔以局部脊隨腔內化學治療與脊隨液細胞數或細胞學檢查。
 
急性淋巴性白血病將依據發病時的年齡、是否有特殊染色體轉位、血球數量等分為不同的危險族群,建議高危險族群必須接受異體造血幹細胞移植。
 
這類型的的成人患者預後比兒童差,其中就是會產生預後不佳的費城染色體出現,此時,需進行異體造血幹細胞移植,而年紀大或身體功能較差的患者則施以TKI+/-類固醇治療。
 
陳彩雲醫師表示,過去標靶藥物基力克 (Imatinib)運用至慢性骨髓性白血病治療十分良好,醫學人員也期待能有下一個屬於急性骨髓性白血病的標靶藥物出現。
 
目前,美國癌症治療主要根據染體體狀況與基因分子突變情況區分低、中、高三種急性骨髓性白血病危險群。
 
低危險群以接受誘導性治療獲得緩解後,再接受鞏固性治療,以及自體造血幹細胞移植;高危險群者建議接受誘導性治療,獲得完全緩解後,接著進行異體造血幹細胞移植。
 
至於中危險群患者,在誘導性治療後獲得緩解,即可接受鞏固性化療,接續自體造血幹細胞移植或異體造血幹細胞移植。
 
運動、規律生活、避免勞累
遠離白血病不二法門

 
隨著醫學科技日新月異,讓急性白血病基因分子突變逐一被發掘,對於這項疾病的病因與治療改善將是一大助益。
 
除了接受妥善的治療之外,對於罹患白血病的預防,包含: 遠離輻射、放射線、X光線等照射;避免長期接觸化學物質,如:苯、甲苯等;避免長期服用抗風濕藥物、抗腫瘤藥物、解熱鎮痛藥物,以及磺胺劑等。
 
服用可增強免疫力的食物、平常培養運動習慣、保持規律的活動及避免勞累等,才是遠離白血病威脅的不二法門。